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知更鸟04

  • 麦源

  • 私设如山倒

  • 01 02 03








源氏懒洋洋地靠着躺椅,鸟笼在头顶上左右晃动,他的眼神也随之游移,他花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一直注意麦克雷,他相信他找得出原因。

 

他脑子里全是黑色的礼帽,黑色披风,黑色西装,他不觉得自己总是想着麦克雷是件怪事,他最终给了自己合理的解释-----他觉得他们非常相像,所以他会不自觉地把注意力放在麦克雷身上。

 

多完美的解释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像。

 

就在他自嘲的同时,门上的风铃因为客人的到来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源氏满不在乎的歪过头,直到看清来者后,他马上从躺椅上跳起来,小跑着奔向拖着巨大行李箱的麦克雷。

 

「斯格鲁奇先生!」「房租。」

 

麦克雷将手伸到源氏面前,源氏一脸茫然,今天幷不是收租的日子。

 

「我要出远门,提前收。」

 

麦克雷在源氏将问题问出口前先给了答案,他早就知道源氏会问什么,他刚才已经被问过好几次了,每个人都希望能知道他要去哪,但谁也没得到答案,当然源氏也别想。

 

「去哪里啊?」源氏忍不住追问。

 

「你猜啊。」麦克雷扬起唇角。

 

源氏直接翻了个白眼给他,这么猜谁会猜的到,他老老实实地将钱交出去,然后再送麦克雷到门口,麦克雷对他微微鞠躬表示礼貌,之后开着黑色的小型车离去,源氏脑中冒出许多想法,或许麦克雷是去探望家人,也有可能是身兼多项职业,除了当包租公外还有其他隐密的工作,源氏决定,在这个城市逗留的期间,就来挖掘麦克雷的底细,反正他会离开,麦克雷将会变成他偶尔和人聊天时的谈资对象。

 

/

 

源氏的店,一星期公休两天,周日和周一。

 

周日,他带着鸟食来到咖啡厅,法芮尔安静地坐在鸟笼前画画,看见源氏进门便蹦蹦跳跳地到了源氏面前,她举起画本,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源氏,她画了先前得到的鹦鹉,鹦鹉旁边站着一只红腹知更鸟。

 

「源氏源氏,你看我画的怎么样?」「很美啊,不过为什么在旁边画知更鸟呢?」「这是莉娜最喜欢的鸟!」

 

莉娜,源氏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让我猜猜,她是英国人?」「是啊,你好厉害啊!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猜这个还算简单的,如果可以,他还真想猜中麦克雷去了哪里。

 

源氏听说过英国人非常喜欢红腹知更,红腹知更有非常多传说,例如,最初的知更鸟羽毛是咖啡色,当耶稣被钉于十字架上时,它在耶稣耳边盘旋歌唱,缓解耶稣的痛楚,当他依靠在耶稣身上时,胸脯沾染了耶稣的鲜血,自此,知更鸟胸前便是一片鲜红。

 

「源氏你这么厉害,你给我说说那个故事,Who killed CockRobin?」「你怎么知道这个的?」「莉娜告诉我的,但是她不给我说故事!」

 

都让小朋友知道了什么东西啊。源氏如此想道,他摸摸下巴,要一下子把这个故事便欢乐可不简单,他左思右想,最后决定把这个重责大任推到麦克雷身上。

 

「我觉得你可以问问麦克雷,他什么都知道。」

 

给麦克雷挖个坑,他想看麦克雷气得跳脚的样子。

 

/

 

源氏从兜里掏出一张写满注意事项的纸条,简单来说就是养鹦鹉指南,他仔细地给法芮尔讲了一遍,也给安娜讲了一遍,照理来说,按照指南饲养的话,这只鹦鹉可以生龙活虎的活好几年,为了表示感谢,安娜把源氏留在店里享用午餐。

 

源氏看着安娜应付中午逐渐汹涌的人潮,他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安娜聊聊麦克雷的事,他又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继续涂鸦的法芮尔,小朋友是不会说谎的,他抱着这样的心态,叫了法芮尔两声。

 

「怎么了,面里有苍蝇吗?」「不是,我就想问问,那个麦克雷,他平时有其他工作吗?」「你很在意他吗?」「倒也没有..」「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源氏决定要讨厌小孩子十分钟。

 

「没有,我只是好奇,你看他这么有钱,到底是哪里来的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杰西有个很有钱的爸爸。」「爸爸?他们没有住在一起吗?」「他的父亲已经过世了。」

 

安娜突然插进他们的对话,她放了一盘蛋糕在源氏面前,她的话,字字都像吊着铅块一样,她让法芮尔到其他地方玩,等到女儿走远后,安娜才继续与眼前这位外乡人的对话。

 

「在杰西面前不要太过问他的过去,他不是会大方分享过往的人。」「为什么?难不成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源氏,有些事不应该由我们这些外人谈论。」

 

源氏在安娜面前还算乖巧,马上就停下有关麦克雷私事的话题,这里问不到,他还有其他地方可以问,大不了白目一点,揪着麦克雷的领子逼他说,这也是不错的选择啊,只不过有性命危险。

 

「安娜小姐,我问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可以吗?」「说吧。」「麦克雷,他到底是多有钱?」「这个小镇有大概四分之一的房地产在斯格鲁奇名下,而且住满。」

 

收租金收到手软,厉害了。

 

「所以他不工作?」「你看他像是有在工作吗?」「那他单身吗?」「单身。」

 

有秘密的黄金单身汉,有意思。

 

「他的房子一定很大吧?」「是啊,只是比较偏僻一点,在镇外,最大的别墅就是了。」

 

/

 

周一,源氏骑上了他才买不久的绿色机车,前往他向安娜要来的地址,路边的房子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随风摆动的金色麦浪,他放慢行车速度,他看见麦田间追逐的孩童,看见河道中潺潺流过的河水,看见农舍前提着扇子搧凉的农民,虫鸣在耳边缭绕,风声奏着交响曲。

 

他感受到了自由。

 

在到这里之前,他去过许多城市,尝试过各种职业,但哪里都逃不过灯红酒绿,身上总会不经意沾染廉价的香水,衣服上是洗也洗不干净的烟硝味,哥哥的人马还四处追着他跑,烂生活。

 

源氏突然萌生在这里定居的念头,但他很快的把这个想法抛出大脑,让它被遗留在柏油路上,任人辗压,活着,妄想最要不得。

 

/

 

源氏终于站在传说中的大别墅前,别墅被一片绿意围绕,古铜色的大门上了两道锁,围栏比普通人家高了至少两倍,然而这样的高度拦不住源氏,他轻松一跃,完美翻过围栏,就在他为自己未退步的身手沾沾自喜时,背后传来一声大吼。

 

「你是杰西的谁啊!」

 

源氏惊慌的转过头,后面幷没有人,哦,不是没人,源氏低头才看到人,他一下子也顾不上太多,拔腿就往别墅后方跑,那人马上拿出电话拨给麦克雷,幷向麦克雷说了他家被闯空门的事。

 

“随便,我没差。”

 

麦克雷只回这么两句就挂了电话。

 

/

 

源氏没打算进麦克雷家门,他只在别墅周围参观,庭院有座露天游泳池,里面堆积了泥沙和落叶,放置在泳池旁的躺椅严重生锈,遮阳伞依偎在躺椅旁边,静静地享受着日光浴;在别墅不远处有个牧场,草场上有两匹马,低着头啃食青绿的嫩草,源氏往马棚内看去,一位棕色头发的女性正在整理干草,突然,她停下手中的干草叉。

 

那位女性的感官异常敏锐,她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一抬头,正好与源氏眼神相对。

 

他们望着对方,几秒过后,源氏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不是做贼,但他非常心虚。

 

「嗨!你就是那个和杰西谈价钱的东洋人对吧!我是莉娜!莉娜.奥克斯顿!」

 

源氏意外地得到热情的自我介绍,莉娜飞奔到他面前,不开玩笑,真的是飞奔,源氏没见过有几个人能用这种速度移动,源氏也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这时,他想起法芮尔的话,莉娜,喜欢知更鸟的英国人,估计就是眼前这位了。

 

「源氏啊,你有卖知更鸟吗?」「有的。」「太好了!你能不能稍微等我一下,我把马牵回去,之后就跟你回镇上!」

 

说完莉娜又匆匆地回到草场牵马,源氏第一个反应是,莉娜居然不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麦克雷家,第二,大家都知道自己跟麦克雷谈价钱啊。

 

不提那些突然的行径,莉娜给源氏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充满活力的语气,就如同正在他们头上发出光芒的太阳,温暖而使人振奋。

 

/

 

源氏为了莉娜破例在周一开店。

 

他们在店里摆了下午茶享用,莉娜脚边摆着鸟笼,被选中的红腹知更在笼内歇息,源氏和莉娜进行着轻柔的对话,合着有些苦涩的红茶。

 

「莉娜小姐,请问妳平时是做什么工作呢?」「不用那么拘谨啦,叫我莉娜就好了,我是飞行员,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头工作,最近闲下来,就来这里看看,谁知道一回来就被杰西交代了差事。」「妳没打算问我为什么会在那里吗?」「有什么好问的,你们不是朋友吗?肯定是杰西也麻烦你去做什么吧。」

 

源氏顿了顿,然后无奈地笑了。

 

「是啊,我们是朋友。」

 

只是现在还不是。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