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知更鳥05

  • 私设如山倒

  • OOC属于我

  • 01 02 03 04








莉娜的话源源不绝地冒出,她说了很多,只是话中总有保留,源氏命令自己不去在意那些小细节,他和莉娜聊了这个镇子,最开始的时候,这里的大地主,斯格鲁奇,是这个镇的镇长,他给这里的居民谋了许多福利,为人和善、亲切,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抠门一些,可这点并不影响居民对他的良好评价,镇上的人生活富足,邻里间相处和睦,这个镇子就如童话般完美,但有天,斯格鲁奇走了,永远的走了。

 

丧礼办的简单低调,出席的人不多,一位棕发的青年从头到尾端正地站在棺材前,眼神像是在忏悔一般,低低的注视着黑色棺木上的白百合。

 

人人都知道这位青年是谁,但也仅此而已。

 

斯格鲁奇留下的财产由那位青年接手,他同时也接下了斯格鲁奇的名字,用斯格鲁奇的方式活着。

 

其他莉娜不愿细说,她不想无意间冒犯了麦克雷,在她的认知中,麦克雷非常风趣,对事大而化之,但不是没脾气,要是他动怒,来几个人都拦不住他,不过他这些年也变的沉着许多,就像老斯格鲁奇那样。

 

「哎呀杰西他人特别好,你放心大胆的去问吧!」

 

这是莉娜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她就提着鸟笼,快快乐乐地离开。过了几条街以后,莉娜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橙色的手机,她说话的语调就跟那个颜色一样明亮。

 

「问了很多你的事呢。」”知道了,我这里忙完就回去了。”

 

/

 

麦克雷将手机收进大衣中,他抬头望了天空,天气晴朗的不象话,就像是几年前的那个下午,斯格鲁奇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沐浴着同样炽烈的阳光,眼帘垂下,一语不发,丧礼那天,也是阳光明媚,他经常想,为什么晴天总是不合时宜。

 

他在墓碑前放下鲜花,随后摘下礼帽,银白的发丝随风飘扬。

 

过往在眼前浮现,斯格鲁奇慈祥的笑脸对着他展开,别墅中人来人往,夜夜笙歌,斯格鲁奇离世以后,别墅中再也没有这样的光景。

 

那些画面恍如昨日,此时麦克雷才觉得自己是个心软、念旧的人。

 

 

每年,他只给自己一天缅怀过去,他还有其他工作,其他需要他抛弃感情的工作,他需要有不同的脸,需要有不同的性格,工作了这么多年,有时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他原本的面貌。

 

可能是在孩童时期,他还会为了捡到一顶牛仔帽兴奋不已。

 

真正的自己已经模糊不清,他又低下头,看着刚刚摆上的百合,百合依然用最美的姿态绽放着,而他已经不是那个站在棺木旁的麦克雷。

 

若真要说,人是比花草善变。

 

麦克雷重新戴上礼帽,开着斯格鲁奇开过的车,回到他该回的家。

 

/

 

源氏从小就控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小时候在家,看着哥哥练习使用弓箭,觉得帅气,趁哥哥休息时拿起箭矢当玩具结果划伤了自己,还有少年时期偷溜出家门,在街上看见不同发色的人,觉得惊奇,一问之下,那叫做染发,隔几天就染了最虾趴的绿色回家,之后觉得这样挺好看的,就一直顶着青青草原。

 

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他还是这个样子,但这次好奇心让他没办法面对站在眼前的人。

 

「所以,你到我家做什么。」

 

麦克雷面无表情的质问源氏,源氏先是歪了歪头,然后尴尬的笑了出来,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半句话。

 

「不要跟我说只是因为好奇。」「可是就是这样..」

 

源氏刻意不对上麦克雷的双眼,不过他可以想象麦克雷正在翻几圈白眼。

 

「其实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只要不偷钱不偷珠宝,我还是可以给你参观我家,但是要收观光费,如果要留宿比照五星旅馆价钱。」

 

源氏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这句话让他惊讶,麦克雷在说这句话时的微笑也让他惊讶,他无法判别其下是否暗藏毒牙,他放不下警戒心,理性与感性开始了拉锯战,最终感性占了上风,他和麦克雷订了一天,光明正大地进去参观。

 

夜间,源氏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知道他自己的行动并不寻常,缺乏思考又过度冲动,但在麦克雷面前,他深藏在内心,不敢展露给哥哥的那份真性情不断冲破理智构筑的高墙。

 

他乐于认识新朋友,乐于与人交心,乐于探索新事物。

 

他以为那样的源氏早已被葬送在岛田家的厅堂,现在他才发现,源氏还活着,就在这张床上辗转反侧。

 

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丢下了唯诺,抛弃了戒心,用双手颤斗的拾起已经沾满灰尘的真心。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