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佐鳴/清水無車】少年(0)

太太的粮
美味

無節操麻花屋:

大聲的來一發預警,嘿!對!是佐鳴!

如果不太喜歡這對CP或不喜歡看BL的親們只能請先行迴避了(鞠躬 

這篇預估是中長篇,現代設定,大概就是少年初戀的那種感覺,清水,最大限度就接吻(應該

大致上佐鳴應該就只會寫這一篇,畢竟比起自割大腿肉我更喜歡躺著吃糧(無恥


他有一雙像天空的眼睛。

這是宇智波佐助對於漩渦鳴人的第一個印象。

斑斕的樹蔭在那雙萬里無雲的眼眸中投下了陰影,清俊的少年擦拭著嘴角的血漬,平靜而有些冷漠的眼神一點都沒有平日在走廊上摸頭傻笑的模樣。

也不知道他是惹上了什麼麻煩,不過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沒有什麼事。佐助看著幾個素來愛在學校鬧事的學生倒在地上呻吟,覺得少年那頭燦爛的金髮有些耀眼得過分。

他從窗外往下看,正巧對上了少年平淡澄澈的眼,如正午晴空般動人的鮮藍深深的烙上了眼底,印在了心中最隱密的角落之中。

他對著他咧開了嘴角,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像是六月天裡最炙熱的太陽。

或許他就是在那個時候對他動心的。

只是他從未察覺。

 

在傍晚十分的天空總是特別的鮮豔,張揚的將周遭的一切染得泛黃,像是張過舊的老照片;有些悶熱的夏風吹過河堤,帶著一股青澀的草味,汗水從佐助的額間滾落,打溼了他雪白的襯衫,他有些不耐的拉了拉已經被汗水打得有些濕軟的領子,試圖讓它們透氣一點,被這樣摧殘過的衣領看起來沒有了早上的筆挺,彷彿只要深吸一口氣,就可以聞到那股淡淡濕鹹的汗味。

夏日的午後總是特別的煩躁,汗粼粼的天氣讓佐助變得比平時更暴躁了些,他秀挺的眉狠狠的促起,漆黑的眼眸充斥著不耐,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只要是稍微會看臉色的人都會知道現在的佐助並不想被人打擾,但很可惜的,跟在他身後喋喋不休的少年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

「喂喂~所以說,你到底要不要當我的模特啊~我會把你畫得很帥的,你放心吧~!」

漩渦鳴人雙手抱頭,充滿活力的嗓音很有活力的大聲嚷嚷著,佐助不用回頭看都可以想像出對方那雙燦藍色的貓瞳閃閃發光的模樣。

「你很吵,吊車尾的。」佐助的忍耐正式到達了極限,他很不耐煩的回答鳴人這幾個禮拜都在重複提起的問題,而對方在聽見他的回答之後,又開始嚷嚷著:「誰是吊車尾啊你個混蛋!」「本大爺願意畫你你居然還這樣回答真是不知好歹......。」諸此之類的話語,完全沒有要安靜下來的意思,不,應該說是更吵了。

「嘖。」佐助不耐的咋舌,最近他已經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煩了許久,而這一切都要歸咎在幾個禮拜前的午餐時間,他在無意間從樓上看見了這傢伙跟別人打架,本來他想要假裝沒看見的,但不知怎麼的,就跟這人對到了視線,大概是因為金髮藍眼的混血兒實在很少見,所以他就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結果這傢伙就超大聲地問他要不要當他的模特。

「無聊。」佐助當時就當機立斷的關了窗戶,繼續溫習功課。

但他實在是太過於低估這個人的意志力了,從此這個傢伙就每節下課每天放學都要纏著他,還得意洋洋的在全校面前發表什麼「我會一直糾纏你直到你答應為止。」的詭異宣言。

後來他才知道這傢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漩渦鳴人」。

漩渦鳴人是已故的天才畫家波風水門的兒子,而他也跟他的父親一樣,從小就有著極佳的天賦,是個繪畫的天才。

佐助常常在跟鼬逛畫廊的時候看見他的畫作,漩渦鳴人鮮豔溫暖的用色及不失細膩的筆觸總是會留給他很深的印象。

只是,喜歡他的畫作是一回事,變成他的模特,還要在火熱的夏天被一個學科完全墊底的熱血吊車尾糾纏,每天聽見他熱情的「告白」又是另一回事了。

於是佐助今天也背著書包,強忍著悶熱,一路無視著鳴人走到家門前的十字路口。

「喂喂~!混蛋佐助!你明天一定要答應我~!說好了喔~~!」

鳴人的家似乎跟佐助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他背對著橘紅的夕陽,笑容燦爛的揮著手嚷嚷道,他自顧自的說完之後就騎上自己一路牽來的腳踏車飛速離去,只留下一臉不爽的佐助。

「誰跟你說好了,吊車尾......。」

黑著臉的佐助毫不猶豫地轉頭就走,反正明天鳴人再跑來的時候他也一樣會繼續拒絕他。

只是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拒絕他呢?關於這件事情,宇智波佐助目前還沒有深思過。


评论
热度(22)
  1. 仙楂無節操麻花屋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粮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