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乱舞/同人/髭切嬸】花吐症(1)

这文笔真给跪了
请收下我一年份的膝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節操麻花屋:

俗話說的好,私設如山倒,本來沒打算嬸嬸心裡搞這麼多,但是寫著寫著就寫了2千多字,但是這邊的心裡描述其實對後面的劇情挺重要的。

其實這邊想的配對刀有很多,和泉守啦、獅子王啦、螢丸啦、江雪啦、小夜啦、明石啦、鳴狐啦,反正就是想挑感覺大家沒怎麼挑戰過然後性格感覺會悶騷悶騷的冷門刀來寫,但又覺得他們腹黑暴發起來威力不夠所以放棄(和泉獅子螢丸神TM悶騷((雖然有些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槍組著實無愛所以根本沒有想到過((((我聽見國廣岩融哭的聲音

雖然三日月、鶯丸、小狐丸之類的刀比較好用,但是因為這次想寫偏冷門刀,所以也就直接放掉了。

後面是在一期一振(超熱門的阿我說)跟龜甲縛(好像也挺熱門的)之間猶豫,但結果卻便成了髭切(NEW!),從這裡我們可以得知一期一振+龜甲縛會突變成髭切。

煩人的心路歷程寫完了,接下來就進正文啦(揮手),順帶一提,這一整章都是嬸嬸內心描寫,第二篇刀男才會上線,不想看嬸嬸的.......還是得看這一章,不然第二章會覺得嬸嬸莫名其妙。



我的母親曾是一個活潑幼稚的女人,她總喜歡學著電視上的家庭主婦,一邊哼些奇怪走調的小曲一邊曬衣服,但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以一心二用的人,所以總是曬著曬著就忘了哼歌,我從沒聽她哼完一首曲子過。

她有點聒噪,還喜歡開些幼稚的玩笑,當到了小學放學時間,她總是會拿著一把小水槍來校門口接我,趁我防不慎防的時候用小水槍噴我一臉,然後對我露出一臉戲謔的笑,她這樣的舉動常常讓小時候的我覺得又丟臉又生氣,常常跟她賭氣,一路都不跟她說話。

她的廚藝普普,但總是喜歡吹噓自己的菜就跟電視上的大主廚一樣好吃,當到了吃飯時間,她得意洋洋地揮舞著鍋鏟的模樣總是讓我偷笑。

她深愛著父親,雖然父親一年在家的時間不到一個月,但每當父親回來時,她的面頰總是會閃動著喜悅幸福的光芒,她會將自己整齊的馬尾放下,穿上平時沒穿過幾次的衣服,不管我做什麼都沒辦法破壞她的好心情。

父親是一個有些沉默寡言的人,他似乎不太會表達關懷與善意,我常常看著他嚴肅的面孔對著我僵硬泛紅,薄薄的嘴唇蠕動幾下後還沒有吐出半句話來,到最後,他通常都會用一個溫暖的擁抱來代替他無法說出的話語。

雖然他的話不多,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對於我們的愛,他愛著我,也愛著母親;兩人之間無需過多的話語,一個眼神便可以讓對方心神領會,像他們這樣的默契,曾讓我無比欽羨。

幸福的家庭,開朗的母親,溫柔的父親,幼年時的我所度過的可以說是我這一生中最為美妙幸福的時刻。

這一切都在我的外公去世之後化為泡沫。

在身穿白衣的式神出現時,我第一次看見母親失去笑容的面孔,而父親也皺起了眉頭,在那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父親與母親是私奔出逃的。

自世世代代服侍著神明的家族出生的父親本應要在之前就繼承族長的位置,但他拋下這一切,選擇與母親共組家庭。

只有能接觸神靈的人才能成為族長,繼承了這條血脈的人只有父親,在外公去世之後,他必須要回到自己所拋棄的「家」裡去。

在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見自己的母親笑過了。

在父親回到本家之後,身世平凡的母親成了首當其衝的靶子,那個刁鑽的老女人將自己失去了兒子十幾年的悲痛通通發洩到了母親身上,拚命的嫌棄著母親不端莊的坐姿以及毫無優雅可言的品味。

為了成為能夠與父親「高貴純粹」的姓氏匹配的女人,為了躲避那些充滿惡意的閒言閒語,母親辭去了原本的工作,露出端莊和藹的微笑,擺出溫馴如春風般的姿態,從原本吵吵嚷嚷的活潑母親變成了高貴典雅的婦人。

徹徹底底的「殺死」了自己。

而我親眼看著自己的母親「自殺」的全部過程。

她扼住了自己的咽喉,將自己給殺死,只留下一具會呼吸的屍體,被隨意操縱的人偶。

在「殺死」自己的過程中,她百般掙扎,痛苦難耐,對於自己即將要「殺死」自己這件事情抗拒惱恨,但最後,她還是成功了。

為了父親「高貴」的家族、為了讓父親能夠在這裡站住腳跟,她殺死了自己,成了一個無喜無怒的死人;她的眼裡沒有了過往的光采,她的神色逐漸黯淡,她不再開懷大笑,不再開我玩笑,不再哼歌,那把小水槍也早就被她扔進了垃圾桶,曾經在我心目中閃閃發光的母親成了堅硬乏味的石塊。

為了父親,她將我連同過往的回憶一同拋棄了。

她犧牲了一切,銷毀了一切,唯一支撐著她的精神世界的只剩下了父親。

然而,面對這樣的母親,父親所選擇的卻是背叛。

在親眼目睹那個燦爛可愛的女人與父親相互依偎的模樣時,母親掛在臉上的那抹優雅微笑逐漸崩塌,就連最基本的表情都無法維持下去,她徹徹底底的崩潰,無助的枯萎凋零,失去了支撐著她的唯一支柱,她連自己活著意義是甚麼都不知道。

於是,「屍體」的呼吸停止了。

一個新鮮活潑的女人成了我的新母親,與我那可悲的母親不同,她更了解要怎麼在眾人的目光下生活,她長袖善舞,有著母親當年的鮮活也有著母親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學得的優雅;很快的,大家都忘記了母親,當初與母親心有靈犀的父親沒過多久便忘卻了悲傷,重新投入了其他女人的懷抱。

當然,好景不常,父親又有了其他新歡,繼母的光彩也因此衰弱,一切又周而復始,沒過多久,人們便將擺在花瓶裡枯萎的花朵給丟棄,重新插上新鮮芬芳的花卉。

枯了,就換新的,死了,就換個活的。

無論是怎麼樣的女人,無論是熱情還是冷靜,無論是美艷還是優雅,這些女人都步上了母親的後塵,凋零枯萎,汰舊換新。

目睹這一切的變化的我不禁有點想笑。

這就是這些女人賭上一切之後所得到的結果,她們汲汲營營的努力,就連自己的人生都踐踏在腳下,將自我託付給一個男人,然後被人毫不珍惜的拋棄。

愛情只不過是為了得到肉體而掛在口頭上的玩意,這就是女人與男人之間不同的地方,她們有著為了愛情犧牲一切的瘋狂,卻忘記了男人也有著忘恩負義的殘酷。

我不想成為被拋棄的母親,也不想成為那些失敗的女人,我想成為像父親一樣的人,我想成為一個被眾人所愛,亦被眾人所恨著的存在。

享受著眾多女人的愛慕的父親,無疑是個成功者,那些女人愛他恨他,直到死都惦念著他的名字,在我的心裡,他也佔有一席之地,無法拔除。

像這樣鮮明的「活著」,不正是人生中最為幸福的事情嗎?

從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決心,我要成為綻放在夜空中的煙花,享受剎那的快樂與歡愉,然後在眾人驚嘆聲中死去。

我要成為我所認識的人們的遺憾,我要將我的名字刻在他們的心裡,讓他們在愛著我的同時又對我感到憤恨,讓他們永生都無法捨棄「我」這個人的存在。

我要死在最極致的快樂之中。


评论
热度(26)
  1. 仙楂無節操麻花屋 转载了此文字
    这文笔真给跪了请收下我一年份的膝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