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麦源,麦源,麦源,很重要所以讲三遍

 藏源好兄弟

*源氏第一人称视角

*没文笔,流水账,有私设




小时候,母亲总会在我睡前念故事给我和兄长听,日本有许多传统故事,而我相信那些都是真的,尽管兄长数次用高傲的语气告诉我,不要像个小孩一样相信那些假话,可我不在乎,何况我原本就是个小孩,那是八岁时的事情。

 

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家里是黑道世家,处境优渥,我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抛开那些训练不谈,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但事实上,我的一切并没有外人所想的那么风光,在家族中,我被视为累赘,没有人看好我的前景,长老们总是拿我跟兄长比较。

 

十五岁的我比兄长要放肆不羁,是的,我用放肆不羁形容自己,其他人也是这么说我的,他们说我在浪费自己的才华,这我同样不在意,就算不练习,我的水平还是很高,以我的观点来说吧,既然我可以轻松应付这件事,那我不如把时间花在其他方面,虽然我的其他方面是去游戏厅打机台,好吧,似乎是真的有些浪费了,父亲对我糜烂的生活表示放纵,尽管兄长没有对父亲的态度多说什么,但我知道他觉得这样很不公平。

 

我觉得兄长古板,他也是才华洋溢的人,某些方面甚至更胜于我,他并没有因此而怠惰,每天都会安排固定的练习时间,不只武艺,他也学识渊博,毕竟是要成为下任家主的人,他很有自觉,他有足够的能力担起家主二字,可他就是古板啊,明明才十八岁,作为跟父亲居然没两样,讲话也是,我对此感到厌烦,不过我还是爱他,他是我无可替代的,唯一的兄弟。

 /

长大后我已经不信那些故事了,二少爷这个身分带来的压力早就把妖魔鬼怪给逼退,所有人都告诫我,应该向兄长看齐,我的内心当然是一万个不愿意,像他那个样子绝对交不到朋友,也不会有女生想接近他。兄长生得格外好看,冰肌玉骨,还有一对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睛,如墨的长发整齐束在脑后,举手投足自带风雅之气,母亲希望我也这样,不过十五岁正值叛逆时期,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不只没照做,我还去染了头,绿的,绿的,绿的,我最喜欢的颜色。

 

染完我可高兴了,顶着一头杀马特发型回家,结果迎来一顿教训,不同的人接连骂下来,我在反省室里待了整整八小时,最后进来的是兄长,他给我带了晚餐,我以为他只是给我送饭,没想到他在我面前端正的坐下,然后开骂,才比我大三岁啊,这人简直跟那帮老顽固一模一样。

 

「源氏。」「是。」「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知道,不就染个头吗。」「呵呵,你真以为你是因为你的一头青苔被骂,我问你,这几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打机台。」「对,你一点都不关心家庭事务,成天只知道玩,长老们平时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不教训你,今天刚好抓到把柄骂,不然谁要管你把自己弄得多丑。」「你才丑。」「闭嘴,你是没有要继承家族,但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分,岛田家二少爷,你要跟我一起带领家族走向下一个盛世。」

 

无聊至极,岛田家族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那时真的就这么想,隔天继续去打机台,搭讪可爱的女孩子。

 /

我和兄长都没有去过学校,家里请了许多名师,父亲不想让我们跟普通的孩子接触,有时我觉得父亲不是在养孩子,是养着两只凤鸟,锦衣玉食,金笼华居,却永远不见天日,兄长本人也没想跟同龄的人接触,便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我们只能任人宰割,他们已经折了兄长的双翼,想接着对我下手,而我又怎么可能屈服,我就要天天溜出去玩,气死那帮老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终于受不了老是挣扎着要出笼的鸟儿,父亲去世那天,兄长慎重了问了我,是否有意辅佐他,我天真的以为他会尊重我的意见,回绝他后,他就地将我处决了,这是长老们的意愿,也是我的亲兄弟,岛田半藏的意愿。

 

比起心寒,我感受到更多的,是不解,我不应该也是他无可替代的兄弟吗。

 

我并没有死在这场灾劫中,一个叫做守望先锋的组织救了我,齐格勒博士拼凑了我残缺不全的肉体,我绝大部分的身体被改造成了机械,在那之前我和齐格勒博士做了交易,作为救我的回报,我会加入守望先锋,并协助规划摧毁岛田家族的计划,这或许就是我唯一能对半藏做的报复。

 

我狠不下心去恨半藏,我也不知从何恨起,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况且他在家中建立起的价值观一直是有偏差的,他没有跟正常的人接触过,所以处决我时的眼神才能那么大义凛然。

 

为什么我不恨,我理应报复他,可我该死的思维要我体谅他。

/

那时的守望先锋还有一支秘密部队,暗影守望,他们的工作比我们艰巨的多,而且都不可告人,两支部队由不同的长官管理,我一直听说两位长官处于不合的状态,应该说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他们不合,可我从没过问,毕竟是他们的私事,而且知道了也没办法改变什么。

 

唯一令我感兴趣的是暗影守望中的一位成员,杰西.麦克雷。

 

第一次见到他,我就被他腰带上的BAMF逗笑了,什么意思,Bad Ass Mother Fucker吗,如果是的话,我是不是应该上前笑他?虽然我觉得机甲上写着武神的人没资格这样做。

 

他并不算守望先锋的正式成员,但我们对正义的信念应该相同,应该,我实在不敢断定。怎么说呢,我没办法判定他的心性。

 

我们的初遇是在一场会议中,两支部队很难得聚在一起,讨论守望先锋未来的走向,我对守望先锋的态度基本跟我对岛田家族一样,不会过多干涉,我就只是我,一个个体,麦克雷似乎也没打算做出反应,他一直低头玩手机,直到莱耶斯长官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放下手机后便乖乖地听莫里森长官说话,我当时推测他大概是二十六岁吧,有点浮躁,相比之下,半藏真的成熟许多。

 

那场会议之后,麦克雷主动找我说话,也没聊多深的话题,充其量就是嘘寒问暖,我们没有任何的共通点,那时的我相信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有的。

 /

认识久一点后,我发现麦克雷是个喜欢讲故事的家伙,讲好听点是这样,事实上他只是喜欢炫耀过去的辉煌事迹,这让我想起八岁时,半藏让我不要相信那些假话的事,麦克雷讲得天花乱坠,天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他比日本故事中的妖怪要坏多了,他说他曾经加入帮派,就是恶名昭彰的死局帮,说他有多令人闻风丧胆,任务完成的多漂亮。

 

我原本以为他夸大其辞,合作后才知道都是真的,他在战场上完全没有平时随便的样子,认真的眼神让人安心,实力强劲,特别可靠,除了一点,他超装,会在干掉敌人时喊午时已到,我真的觉得很装。

 

说起我当年的想法,麦克雷一脸不屑,说我也会喊龙神什么鬼的,我马上抄起拳头往他腹部砸,不是为了他反驳我,而是合作这么多年他居然连我喊了什么都记不住。

 

他就是个王八蛋,妖怪,魔鬼。

 

可我喜欢这样的他。


-tbc-


算是在写第三人称正篇前对角色心态的补足

下篇麦爹视角

/

写第一人称都很想在后面加颜文字

就像

我还去染了头,绿的,绿的,绿的,我最喜欢的颜色d(`・∀・)b

大家看我,绿的σ ゚∀ ゚) ゚∀゚)σ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