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麦源

*麦克雷第一人称视角

*源氏视角走这里






源氏非常念旧。

 

他的爱好之一就是讲古,而且他记忆力超群,可以从六岁时发生的事开始讲,他对我说过各种琐碎小事,但有一段记忆是他从不提起的,我也没有特别去问,我在等,等他愿意告诉我。

 

我很清楚他为何来到守望先锋,他的复原手术有多艰难,我也从安吉拉疲惫的眼神中得知了,我不知道的,是他对于半藏那样对他的想法,家族纷争或是兄弟阋墙我不想管,我只想知道他的感受。

 

不去问是怕挑起他的伤疤,我不希望他觉得难受,一点点都不想。

/

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会议上,决定守望先锋解散与否的会议,我假装玩手机,其实我一直在观察源氏,他看起来是很认真没错,可是不管莫里森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不是在恍神,就是根本不在意,我直觉推断是后者,他比我晚加入守望先锋,对这个组织没感情也是无可厚非。

 

我们对正义的信念应该相同,即便我看不见他的脸,我依然能感受到他想维护正义的气息。

/

我和他几乎没机会接触,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作息区域不同,所接任务也不同,我很想跟他合作,我甚至去求莱耶斯,请他帮我安排参与一次守望先锋的任务,不用多,一次就好,这个当然是没得到批准了,真是王八蛋,我都低声下气的求他了。

 

当时莱耶斯问我为什么执意要跟源氏一起出任务,我说我想跟活体武器合作看看,我想知道可以多轻松完成任务,可能莱耶斯也发现我在说谎,所以只是斜眼看了看我,说要是我找不出正当理由,就别拿这事烦他,他不想跟莫里森有更多的接触。

 

口是心非的家伙,谁不知道他多重视莫里森。

 

合作的想法就在我脑中搁置了几个月后被遗忘,之后就是会议结束后和源氏面对面的谈话,说是谈话,可除了嘘寒问暖我也说不了什么,他用电子合成音丢出的所有回话似乎都在说,脏东西别靠近我,他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讯息,我不是个不识相的人,没打算多打扰他,这场对话就没了下文。

/

莱耶斯和莫里森的相处状况愈来愈糟,莱耶斯是个固执的家伙,莫里森也不遑多让,两人各自坚持己见,都是想保护自己重视的东西,可他们的手段不同,理念也不尽相同,解散已是定局。

 

我不想亲眼看着守望先锋就这么瓦解,决定在那之前离开,我成了职业佣兵,烟硝与战场还是比较适合我的,我一边工作一边旅行,总希望能在旅途中碰见源氏,结果,还真让我碰上了,感谢上帝,我爱这个世界。

 

那时的他居住于尼泊尔,在著名的禅师-禅雅塔的座下修行,他说我离开不久后,守望先锋便捣了岛田家族的老巢,他没见到他哥哥,半藏早就放弃了家主的位置,现在是由其他人掌管,不过由谁领导已经不重要,那个恶名鼎盛的家族已经不复存在。

 

而他对自己的不认同也在家族毁灭后出现,为了平复情绪,他开始了旅途,途中遇见了他一生的恩师,他当时也没有地方可去,便随着禅雅塔回到尼泊尔,宁静的居所也正是他需要的,一切都顺其自然,他以为他会就这么定下了,没想到发生了意外-碰上我。

 

事后聊起这个意外,源氏说我改变了他,不管是人生或是心境,如果不是我,他可能一生都不会再离开尼泊尔。

 

但他有一个想法是从来没变的,他真的不晓得我喊午时已到是什么意思,他就觉得我在装逼,而我确实也是这样,这可是我的标志之一,人不装逼天诛地灭。

 

我说他也会喊龙神什么的,后面的我不会念,反正那不也是在装逼吗,他很生气地揍我一拳,之后跟我冷战,直到我终于学会那句竜神の剣を喰らえ,他才满意的说我脑子没白长。

 

有时候他还真是很幼稚,就跟他常提起的小故事一样幼稚,但我不讨厌这样。

 

这也是他让人喜欢的地方之一啊。



/

乐于加上颜文字的我


人不装逼天诛地灭✧*。٩(ˊᗜˋ*)و✧*。。

 

我说他也会喊龙神什么的,后面的我不会念,反正那不也是在装逼吗(˘•ω•˘ ),他很生气地揍我一拳,之后跟我冷战。・゚・(つд`゚)・゚・,直到我終於學會那句竜神の剣を喰らえ,他才滿意的說我腦子沒白長(´;ω;`)。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