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1

  • 麦源,R76暗示

  • 这章源氏没出场

  • 自己都快被铺天盖地的私设淹没





杰西杰西,新同伴正式加入我们了!

 

这是杰西麦克雷从手机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本该马上回复莉娜的兴奋心情,只是现在的他投身于任务之中,无暇思考莉娜方才所说的新同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个格外难缠的家伙正等着时机取他小命。

 

他的脑回路全被死亡二字占满,直到他成功得到他这次任务所要的数据,乘坐返回总部的飞机时,他才放下紧张的心情,认真在脑中想象新同伴会是什么模样,如果是男性,也许是向莱耶斯那样难伺候的家伙,若是女性,但愿她像安吉拉一样温柔,有新同伴当然是好的,不过他们并不算是同支部队,见面时机很少,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说上多少话。

 

他的思绪逐渐被沉沉的睡意带走,前段时间确实有听说守望先锋带回一个人,似乎对他们铲除岛田家族的计划有利,只是那人被带回总部时的状态接近死亡,手术过程中多次休克,让安吉拉头痛不已,之前他偶然看见安吉拉时,都吓得不敢打招呼,安吉拉的眼神几乎都可以杀人了,她只要疲累,就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不知道除此之外的更多信息,究竟是多重要的人,值得守望先锋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去救活?

 

反正想不出个所以然,等到见面就知道了,他确信以他的魅力可以很快地跟新同伴混熟。

 

/

 

麦克雷回到暗影守望后,首先到莱耶斯的办公室交差,本来想简单报备过程后好好休息,动作却被莱耶斯打断了。

 

「先去找安吉拉治疗脚伤,你还有的忙。」「不是吧,我才刚回来呢。」

 

「哦,那又怎么样?」莱耶斯一边整理文件一边说道。

 

麦克雷被一记冷笑狠狠击中后不再发言,认命地前往医护室,莱耶斯才不会把他当人看,麦柯基可不是叫好玩的,自从加入暗影守望后,他真觉得自己活得跟条狗似的,必须随叫随到,上司还不拿人的命当回事,不过这些都比蹲牢狱好得多,想到晚上睡前可以喝着啤酒看自己最爱的西部牛仔片,莱耶斯瞬间就变成比安吉拉还天使的存在。

 

这些想法在看见安吉拉灿烂的笑容后全部打消,眼前的才是真天使呢。麦克雷撩起裤管,他的小腿有一处割伤,他已经做了应急处理-其实也就是撕了一块布包上打结,裂口不算大,但深的很,如果这记攻击不是擦过腿部,而是直中要害,现在已经没有杰西麦克雷这号人物。

 

麦克雷生平第一次感谢上帝。

 

/

 

安吉拉替他打了局部麻醉,缝合伤口时,麦克雷想起那位新同伴。

 

「安吉拉,关于守望先锋的新成员,跟我说一下吧?」「莱耶斯不是应该在你出任务前就告诉你了吗?」「没有,他什么都没说。」「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由他来说更适合些,好了,杰西,接下来几天不要进行高强度运动,除非你不要你的腿。」「刚才那是什么意思?我是说..」「莫里森和莱耶斯的关系很紧张,现在两方的信息几乎不得流通,你虽然很得信赖,不过终究是暗影守望的成员。」

 

安吉拉说的语重心长,麦克雷明白,跟暗影守望其他人相比,他已经是特权横飞的人了,而两位长官之间的矛盾是他唯一不可触碰的界线,他加入暗影守望已有五年之久,两支部队的逐渐疏离他都看在眼里,莱耶斯做事的手段也愈来愈狠辣,在外人看来,莱耶斯不过是在发泄负面情绪。

 

但麦克雷清楚,不是那么简单,他相信莱耶斯不会抛弃他秉持的正义,如果不是莱耶斯,麦克雷一辈子都会是双手染血的罪人,一个愿意教化罪恶的人,又怎么会放任自己堕落呢。

 

/

 

啤酒再见,电影再见,睡眠再见,你们的好朋友麦克雷简直忙到炸。

 

麦克雷按照莱耶斯的指令写了一份报告,从前他是不需要写报告的,因为被安排的任务不是谋杀就是绑架,不过这次是数据采集,写完报告,他还得去校正工程师按照他报告内容做的场地复原建模,这个过程让麦克雷痛苦不堪,他一看见电子屏幕上显示一堆花花绿绿的杆子,原本记得的地形瞬间变的陌生,他花了很长时间跟建模师沟通,等到事情解决,时间已是深夜,他拖着半残的脚回到房间,洗漱过后倒头就睡。

 

隔天虽然因为脚伤而逃过训练,但拷问室里有一票口风特别紧的人等着他审问,交给他的原因没有别的,他用从死局帮带来的拷问方式总是有很大成效,谁看谁知道。

 

他特别清楚有些人不打不招,维持正义的方式有很多,拷问是残忍,但效果显著。见不得人的逼供方式不适合处在光明的守望先锋,过激手段由在暗处的他们执行,麦克雷常想,这或许就是莱耶斯创立暗影守望的原因之一吧,为了保护守望先锋的名誉,保护莫里森。

 

/

 

在经历一星期的疲劳轰炸后,麦克雷终于有时间和莱耶斯谈谈那位新同伴的事。

 

「岛田源氏,21岁,岛田家次子,因为家族纷争重伤。」「什么家族纷争可以把一个人搞的半死不活,真是长见识了。」「是他哥哥-也就是他们家主下的手,更详细的情况只有岛田自己知道,你遇上他时还是闭嘴吧,我不信你不会说出冒犯他的话。」

 

麦克雷无力反驳,有时候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那你为什么不在我去花村之前告诉我这些事?早知道他们家主这么恐怖,我就罢工。」「隔墙有耳,要是你去花村的事被源氏知道了,而他刚好想保护自己的家族,你觉得你还能坐在这?虽然他答应要协助铲除岛田家,可是谁能保证他没有异心?」「…莱耶斯,我觉得不管是两支部队,或是你跟莫里森,都没必要搞成这样,隔墙有耳?你想多了吧。」

 

莱耶斯没有正面回应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都闭嘴吧。」

 

/

 

「莫里森长官,麦克雷先生和岛田先生给的资料,有一处不同。」「…也许是杰西记错了,我会亲自去问问他。」

 

莫里森亲自出现在暗影守望已经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更惊奇的是,他不是找莱耶斯,而是单独约谈麦克雷,麦克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会面室,他发誓自己没做出什么违反规则的事,至少最近没有。

 

「莫里森。」「杰西,我单刀直入的问了,你确定你之前给的数据是正确的吗?」「我相信我的记忆力还没太差,我保证没问题。」「可是源氏跟你给的报告有出入。」

 

麦克雷一下就明白他面临到的状况。

 

「你这等同于质疑莱耶斯。」「我明白,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内部舆论太多,我必须用行动安抚他们,希望你能理解,而且我是百分之百相信你和加布里尔的。」

 

隔墙有耳,麦克雷算是懂了,他是一个人去的花村,没有战友,没有支援,他原本以为守望先锋是相信他的实力,但他大错特错,他们想同时测试麦克雷与源氏的忠诚度,一个是心性不明的新人,一个是前科累累的特工,麦克雷觉得有些可笑,他居然还没被放过吗?

 

正义可不会伸张自己,它当然不会,但用这种方式测试实在让人不舒服。

 

「长官,你前后矛盾啊,但我知道你也不好做人,不管其他人相信与否,我不会背叛守望先锋和暗影守望。」「谢谢你,替我向加布里尔问好。」

 

莫里森扯着无奈的笑容离开,麦克雷强迫自己去体谅这种不信任的行为,死局帮和岛田帝国确实有军火往来,可他从来没有参与过,在脱离死局帮后,他更是倾尽全力的弥补过错,可恨的是他没法消除他的过去。

 

他需要找个人谈谈,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岛田源氏,那个他素未谋面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们处境相同,他觉得源氏能懂他的感受。

 

还得问问他到底报告了什么东西呢。


/

李们的评论是我的粮食。゚ヽ(゚´Д`)ノ゚。

希望能借着大家的意见改进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