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2

  • 麦源

  • 私设多

  • 慢热

  • 01走这

  • 食用愉快






麦克雷走在总部的走廊时感到万分不自在,他始终无法释怀,脚步沉重异常,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件事,也许是觉得这些年的努力全是付诸流水,只要他曾经属于死局帮,为了正义做多少付出都是白费。

 

守望先锋的成员都不计较他的过去,在意那些的是高层官员,他们害怕他,尽管他已经足够安分,若是过去,麦克雷绝对把枪口对在那些人的脑门上来几枪,可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不得不低头,为了报答莱耶斯的恩情,为了他想守护的正义。

 

/

 

麦克雷首先找到了莉娜,毕竟他不知道源氏的一切,莉娜听说了他的目的,兴奋的上下跳窜,拉着麦克雷往室外走,说要让他见识源氏的厉害,莉娜滔滔不绝的说着他们训练时,源氏的速度有多快,刀法有多好,麦克雷只是静静听着,用笑容回应她。

 

那个人似乎过得不错。

 

麦克雷这么想着,他想象见到源氏时,源氏会露出随和的笑容,他们会握手,介绍彼此,甚至可以切磋战斗技巧,他都想得很完美,台词设计也很完善,可真的看见源氏后,他却哑口无言。

 

源氏静坐在不远处的山崖上,破旧的发带随风扬起,面甲闪烁着幽幽的绿色荧光,他一动不动,时间彷佛是静止的,若不是知道他是人类,麦克雷都要觉得那是个关机的智械。在莉娜要叫唤源氏时,麦克雷摆摆手让莉娜别那样做,他不想破坏这么安静的景色。

 

「他很酷,对吧?」「是啊,要是能一起合作肯定有趣。」「…杰西,我知道你最近的状况,不要担心,莫里森长官会解决这些难题的,我们都很喜欢你。」「谢谢,其实我没有很在意这些,我比较担心两位长官之间的问题。」

 

说话间麦克雷总不自觉地看向源氏,源氏让他感到沉静,那是不可言喻的感受,穿透机甲,划破空气,直到麦克雷面前­。

 

/

 

「莱耶斯,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拜托你。」「我拒绝。」「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又不是什么大事,我想要跟源氏一起出任务,不管是什么都好。」「想得美。」「以你的权限应该是可以的吧,而且我觉得莫里森会答应。」「给我个理由。」「我很好奇他会用什么方式战斗。」「你让人录像给你不就行了。」「那个感觉不一样啊。」「这不是正当理由。」「就去说一下有什么难,算我求你了。」

 

听到求你了这三个字,莱耶斯觉得惊奇,麦克雷从来没有求过他,怎么提到源氏就肯低声下气了?

 

「你居然会求我?」「我真的想跟源氏..」「不可能,你们两个都是被上头高度警戒的人物,他们只会觉得你们要造反。」「真的不可能?」「对,而且短时间内我不想跟那家伙说话。」

 

那家伙肯定是指莫里森,麦克雷估计他们又吵架了,这事碍于上层关系成不了,麦克雷只好作罢。

 

他没有再对莱耶斯提起此事,合作不被允许,但是没人管的了他偷看源氏吧,去总部晃一圈变成他每天的例行工作,能看到是缘分,看不到,那就找,虽然他都只在远处看,没有上前搭话。

 

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场。

 

/

 

几个月后麦克雷收到了糟糕的消息,暗影守望的存在暴露在大众眼前,反对他们的浪潮一天比一天高涨,麦克雷没再见过莱耶斯亲自监督训练,每次被叫去办公室,都能看到桌面上摆放凌乱的文件,这次也是被叫去了,打开门,争吵的声音直接撞击他的耳膜,莫里森提高了比平时大概多一倍的音量,莱耶斯则是一派冷静,他们的争论并没有因为麦克雷的出现而停止,麦克雷退到一旁,他们在为了暗影守望私下的一些行为吵架,看来莱耶斯有些事没有告诉莫里森。

 

「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吵着要我们解散吗?莱耶斯,我没想到我们之间还有这么多不能说的,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用意,可你要告诉我!」「杰克,你向来都讨厌那些,反正我都会执意去做,那不需要浪费时间申请许可。」「我真的能理解你的作法,但人民不行,他们跟我们的立场不同,只要是负面行为他们都会抵制,现在好了,守望先锋的名声连带的败坏,你打算怎么解决?」「我会亲自出面,最糟的情况也就是解散。」

 

讲到解散二字,莱耶斯的声音有些颤抖,由他一手建立起的部队,或许要由他亲手瓦解,麦克雷同样感到难受,这里已经像是他的家,他也理所当然地把暗影守望当成是自己的骄傲,它确实没有那么磊落,可仍然值得骄傲。

 

莫里森不再回应,只是转头看了麦克雷一眼,露出有些责备的眼神,他愤愤地离开,办公室里只剩下几乎能让人窒息的宁静。

 

许久,莱耶斯才开口。

 

「有人想要取代守望先锋,自己人干的好事。」「嗯。」「我们暂时维持现状,短时间内不会有影响。」「我知道了。」「明天有一场会议,你必须出席,守望先锋的特工都会在。」「源氏也在?」「当然。」

 

说话的好机会来了。

 

/

 

暗影守望的事已经传遍守望先锋,所有人看着这对师徒时都带着恐惧,深怕自己冒犯到他们也会遭到严刑拷打,一个消息经过加油添醋后自然会扭曲,麦克雷不敢想象他现在的信誉有多差,虽然他也不把那当一回事。

 

他们是最后到达会议室的,莉娜特地给麦克雷留了源氏对面的位置,他拉开椅子坐下,对上那显示不出表情的面甲,还没说话,他就听见用电子合成音发出的”哼哼”声,源氏在笑,这下麦克雷紧张了,源氏到底在笑什么?

 

麦克雷确定自己今天走出房间时是完美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衬衫也在前一晚烫平了,标志性的腰带扣擦到可以反光,他觉得腰带扣是他今天全身上下除了脸以外,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他绝对想不到就是这个东西让源氏发笑。

 

/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势有多严峻,我们必须改变政策,首先要安抚人民怀疑的情绪,接着是…..」

 

莫里森在讲述他的计划时麦克雷完全没有注意听,他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岛田家与死局帮的相关联系,他也没放过源氏的小动作,比如源氏会用金属指尖轻轻敲着节奏,仔细听的话,还能听见他在哼歌,他们两个和其他特工像是处在不同的次元,源氏不在意解散,麦克雷不想面对解散,维持组织的计划不是他们想要听的。

 

「外界的问题由我解决,更重要的是铲除岛田家族的计划,花村的地形已经全数复原,接下来会制定更详细的进攻计划,源氏,又要麻烦你提供协助了。」「……」「咳..源氏。」「我明白了,那是我应尽的本分。」

 

麦克雷听到源氏的回应后稍微抬了下头,然后就看到莱耶斯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他马上把手机收起来,反正他也没找到多少东西,搜索岛田帝国,出现的全是如何游玩花村的指南,岛田兄弟的信息一个也没有,至于死局帮,他的账号早就被撤销了,用什么方法都无法登入数据库,麦克雷宣告放弃,还是老实点听莫里森说话吧。

 

/

 

「嘿!」

 

源氏准备回房时,一只手搭上他的肩,他抬头,看见麦克雷的脸,差点又笑出来,但是基于礼貌他不能这么做,他觉得麦克雷的腰带扣上的BAMF特别好笑,他在会议期间设想了很多关于BAMF的含意,估计那不会是多正经的东西。他同时也在想麦克雷会是怎样的人,很多人跟他说麦克雷是暗影守望的菁英,是守望先锋的强力后盾,只管相信他就行,但他也听了不少麦克雷以前的传闻,和最近被爆出的恶行。

 

「请问有什么事吗?」源氏有些试探性的问。

 

「认识新同伴,我是杰西.麦克雷。」「岛田源氏。」「加入守望先锋的感觉怎么样?」「到目前都很好,这里让我觉得很舒服。」「过得舒服就好,对了,我想问你,那个场地复原..」「是我的疏忽,不是你的问题,高层担心得太多了,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他们确实想多了。」

 

麦克雷觉得源氏想隐瞒什么,那个被"疏忽”的地方,对源氏应该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他决定不追问下去,源氏见他没有要继续问,便随意挑起话题。

 

「我听说你在花村受了伤。」「是啊,有个很厉害的家伙。」「你看见他了吗?」「没有,我只知道他用弓箭。」

 

听到弓箭二字,源氏隐藏在面甲下的眉头微微蹙起。

 

「你能活着回来算是奇迹了吧,那个人不太会失手。」「你跟他很熟?」「是,他是家主。」

 

岛田家家主,源氏的哥哥,对源氏下手的人。

 

麦克雷现在才真正知道自己能活下来有多幸运。

 

「你们很冒险,居然派人力去勘查。」「以前试过智械和微型摄影机,但回来时数据都是损毁的。」「那是正常的,岛田城里有几位科学家长居,为的就是这种情况,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防止信息外泄。」「你住在那里不觉得很累吗,走到哪里都是守卫和仆人,没什么私人空间。」「习惯就好,反正我现在不住那,我也不会再回去。」「不会再回去?那计划..」「我只负责指挥,不会亲自上场。」

 

就算是电子合成音,麦克雷也能感受到其中透出的坚决,源氏不可能会袒护他原本的家族,源氏很清楚自家是做什么事业,他知道那是错的,由罪恶建立起的荣华富贵不值得保留。

 

源氏对岛田家族的立场,就像麦克雷对死局帮,既然已经脱离,那就可以追从自己的意志,用更公正的角度去清扫那些罪恶。

 

「我听说你也是这样,你加入暗影守望之后,也协助很多次肃清死局帮的行动,但你从来不亲自攻破。」「确实如此,那里已经不是我该再踏足的地方。」

 

死局帮是恶人的集合体,但也有为了生存的情非得已,麦克雷无法忽视那些好,多少有点逃避心态,他知道他会心生怜悯,放过那些染着他人鲜血的好人。

 

「反正都过去的事情了,既然已经加入守望先锋,就一起努力吧。」「是啊,希望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

 

希望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希望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希望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

 

麦克雷在心里把这句话重复三次。

 

「我也希望。」「有空再聊吧,莱耶斯长官来了。」「源氏。」「是。」「别管那些高层怎么说,我们都相信你。」「这句话回送给你,我也相信你。」

 

/

 

麦克雷看源氏走远后,马上冲到莱耶斯旁边。

 

「莱耶斯,我有很重要的事拜托你,我想跟源氏合作。」

 

从此莱耶斯再也没安宁的日子过。



/

磨磨蹭蹭的见面了(ㅅ˘ㅂ˘)

继续求评论(ㅅ˘ㅂ˘)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