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3

  • 麦源大法好

  • 私设大甩卖

  • 慢热

  • 01

  • 02








源氏知道的,他们两个不可能有机会合作。

 

但他刚刚说的也不是客套话,如果他们可以一起出任务,那代表守望先锋的情况转好,他们两个的立场便不会如此艰辛。

 

再不然,就是情况糟到无法挽回,莫里森决定怎么开心怎么来。

 

源氏不喜欢那些针对他的舆论,无非是批判他作为岛田家二少爷却要推翻自己家族的是件多冷血的事,他只想专注在摧毁岛田帝国的计划上,可那些话又时时刻刻的提醒他是个背叛者。

 

他不期望有人能理解他,本来就没有谁有义务去站在他的角度思考。

 

/

 

「麦克雷。」「怎么了,有事要拜托莱耶斯吗,自己去说吧。」「不是,我们想拜托你。」

 

麦克雷捻熄雪茄,眼前的几个人平时跟他没多少交集,这种时候找上门肯定没好事,麦克雷的手滑向腰间的维和者,他随时做好谈不拢就开火的准备。

 

「麦克雷,加入我们,对你没坏处的。」「加入你们做什么?」「推翻守望先锋,把莱耶斯推上领导位。」「也就是说,是你们散播暗影守望的消息?」「对,上层对我们的打压你也心知肚明,我们没必要忍受这些。」「为何不能,你们之中没有比我受到更多怀疑的吧,我可以忍,你们凭什么不行。」

 

他确实拥有很多特权,可承受的压力也大的多,他曾被守望先锋列为最危险的罪犯之一,现在他的名字已从列表中删除,却无法从其他人心中撤销,同时被信任与提防,他不喜欢这种折衷的感觉。

 

「你真的不觉得不公平?你明明贡献了这么多,他们现在还是这样对你。」「如果要这么沉不住气,那暗影守望不适合你们。」

 

麦克雷知道自己的力量是被需要的,他要是答应,就会沦人利用,那帮人有足够的理由把罪名都推到他身上。

 

「我们不想用武力逼迫你,相信你也不想跟我们开战。」「你确定吗?」

 

那人的额头瞬间贴上了冰冷的枪口,他支支吾吾地想再说点什么,音节却无法成形。

 

「有本事就来,我随时奉陪,要是没有,再让我听见推翻守望先锋的言论,我就不客气了。」

 

麦克雷强压着怒火离去,现在不能再给暗影守望增加负面消息,莫里森当时的计划是暂时冻结暗影守望,要他照上层命令解散莱耶斯的心血,他做不到,也不觉得自己有资格。

 

尽管这样有可能会让他失去现在的身分地位。

 

/

 

「你的脾气不错。」

 

自动门打开的瞬间,这句话也从旁边冒了出来,那是麦克雷几天前才认识的电子合成音,源氏抱着一迭文件夹靠在墙边,很显然方才的对话都被他听见了,麦克雷无奈的耸耸肩,并且庆幸自己没做出糟糕的举动。

 

「不知道你还喜欢蹲墙角啊,源氏。」「我在等你,莫里森长官希望你也加入铲除岛田家的计划。」「让我加入?他是认真的吗?」「你亲身体验过岛田家的警备武力,还需要你教其他人怎么对付他们。」「他们确实很麻烦,拿着奇怪的东西射来射去的。」

 

源氏愣了一下,打开手臂上的护甲拿出飞镖,在麦克雷眼前晃了晃。

 

「你说这个?」「对。」「半藏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出动了秘密部队后还亲自上阵。」「因为我太强吧,我那次任务只中你哥一箭,其他看的见的警备都被我打昏了。」

 

麦克雷得意洋洋的说,可这句话似乎得不到源氏的信任,麦克雷又听见源氏哼哼的笑了两下,他莫名的喜欢这样的笑,里头似乎满溢着源氏最初带给他的沉静感,他的心情随着谈话逐渐平复,至于那些小混账,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得对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只不过不是现在。

 

「我会跟你一起监督,毕竟我是最了解那些套路的人,听说你很想跟我合作,现在就是了,虽然这可能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形式。」「你听谁说的?」「莱耶斯长官,这是他请莫里森长官特别安排的。」

 

果然死缠烂打还是会有效果。

 

「还有,你可以暂时住到守望先锋总部,他们已经给你安排好房间了。」

 

「合作愉快。」源氏是带着笑容说出这句话的。

/

 

合作确实是愉快的,麦克雷训练人时从不拖泥带水,讨论作战方针时也能快速指出问题并加以改善,这些本该无可挑剔,只是有一点,麦克雷很少准时地去做这些。

 

这举动让他同事的工作量暴增。

 

今早源氏仍然抱着期待进入训练室,想象进门时可以收到麦克雷的问好和招牌微笑,结果等着他的只有做好暖身的小兵。

 

源氏很努力地想接受麦克雷凌乱的作息时间。他没办法一个人监督所有训练,然而另一位同事现在还在床上大睡,他不想打扰麦克雷的休息,可这个状况已经不是一两次,他最后还是决定暂停训练,亲自去找他的好邻居。

 

他在麦克雷房门外不停地按门铃,许久,门开了一道小缝,麦克雷看清门外站的是谁后,含糊地打了招呼。

 

「嗯,早安?」「要中午了,你是不是打算等到吃完午饭再去训练场?」「你生气了?」「没什么好气的,只是你需要矫正生活作息。」「那个啊,我尝试过好几年了,没有成效,算了。」「你这是欠人督促。」「要不你来督促我吧?」

 

麦克雷原本只是开开玩笑,没想到源氏一口答应,训练结束后马上给他订好了时间表,他拿着表格,反复阅读那些几乎不可能遵守的时程。

 

「你自己都不可能做到,七点起床,不可能。」「我起的比这更早,我还没让你跟我一起去静坐呢。」「什么?」「静坐,从六点半开始。」「真的太早了,我晚上还得熬夜看电影。」

 

这应该算是软性的拒绝配合,源氏不再指望自己未来能少点负担,这段日子他也把麦克雷的性子摸得差不多了,他不会去强迫,或是要求麦克雷一定要遵守什么规则,基本上是徒劳无功,不过就安吉拉的说法,麦克雷在他面前已经改善很多了。

 

麦克雷曾经住过总部一段时日,特工们早上不太会有机会见到他在外面走动,因为那是他的睡眠时间,尽管莱茵哈特与莉娜多次告诉他,早睡早起总是比较好的,但没有用,谁去劝都没用,直到源氏出现,大伙终于有几次能看见他在训练室里监督晨练。

 

不过最多估计也就这样了,源氏觉得那已经是麦克雷的极限。

 

/

 

后来源氏打消了对麦克雷极限估计的想法。

 

嘴上说着做不到,事实上麦克雷很努力地去按照规画生活,这点源氏从训练前的闲话家常逐渐成为常态就知道了,每天早上看着麦克雷一边吸柳橙汁一边骂人变的理所当然,源氏觉得麦克雷愿意改变是出于对同伴的尊重,还有对这次任务的重视。

 

可有天麦克雷的举动让他意外不已。

 

早晨,准时六点半,麦克雷在他房门外坐着,似乎是特意在等他,他着实吓了一跳,他没有要求麦克雷跟他一起静坐或是其他的,他那时只是说说而已。

 

「你可以晚些起床的。」「我想配合你的生活。」「为什么?」「源氏。」

 

麦克雷站起身,突然抓住源氏的双肩。

 

「我想要有更多时间跟你相处。」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