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4

  • 麦源

  • 私设如潮

  • 01

  • 02

  • 03








「麦克雷,我们几乎有大半天都一起工作。」「我知道,我指的是工作以外的时间,我想跟你聊些工作以外的事,或者做些别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变成很好的朋友。」

 

源氏呆在原地,他不敢随意推断这些话其中的涵义,如果他会错意,不管对他或是对麦克雷都不好。他和麦克雷相处向来都是轻松和谐,不仅仅因为他们站的立场相同,他们个性上也有几分相似,源氏当然喜欢和麦克雷混在一起,他欣赏麦克雷,欣赏某些麦克雷拥有,但他这辈子都学不来的特质。

 

其中一项就是这种坦率。

 

「你从哪里觉得我们不是了?」源氏反问。

 

「我知道你有意避开所有人。」

 

源氏沉默不语,这点他承认,他绝对不是社交障碍,只是这副新身体带给他心理层面的影响更大些,要克服自己已经是非人类的事实不如想象中简单,他有时也羡慕麦克雷,因为他四肢健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冰冷的机械。

 

「我可能没办法理解你有多难熬,但说出来总会比较好受。」「我很高兴你对我说这些,只是有很多事,就算说了也不会变好。」

 

 

「我明白,反正不管你怎么想,我一直都在。」

 

/

 

源氏在进行例行检查时一直心不在焉,安吉拉的问题他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麦克雷几天前的话在他脑袋里回放,他知道自己的回复不中听,但现在应该专注在任务上,这对他来说意义非凡,机会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也想翘掉工作,成天摸鱼,可他不能,尤其他还是主要负责人,况且进攻岛田家不是只有体能优越就能应付,还有更多机关运作以及其他理论性的事要记,莫里森给他们很多时间,为了确保计划将万无一失。

 

源氏不会辜负莫里森的期待,他也想证明给上层看,自己有被留下的价值。

 

/

 

安吉拉看着出神的源氏,稍微清了清喉咙。

 

「源氏,我需要你专心。」「抱歉,齐格勒博士。」「你很少这样,是遇到什么事了吧?」「确实如此,博士,我想问一下,有关麦克雷的事。」「尽管问吧,如果我回答后能让你专注的话。」「麦克雷他..在暗影守望过的怎么样?」「据我所知并不是很好,太多人针对他了。」「因为他的特权?」「对,暗影守望里的成员基本上不是什么好人。」「那他这次..」「回去估计又得跟人打架,虽然他们的打架都是真枪实弹。」

 

暗影守望处于被冻结的状态,麦克雷却被派到本部进行工作,就像他是守望先锋的成员一样,不仅惹人闲话,也让暗影守望的其他成员不快。莫里森一直很想让麦克雷加入守望先锋,奈何麦克雷的过去摆在那里,白纸黑字,成了上层反驳他的最好理由。

 

「那..麦克雷是不是对每个人都很好?」「与其说是好,不如说是客气吧,说实在的,杰西本身并不像他所表现的那么粗线条。」

 

安吉拉的回答又让源氏讶异了一回,不过仔细回想,麦克雷跟他说过很多过去的事,但几乎都是他的英勇战绩,有关他的私事,源氏一次也没听过,或许是因为也没什么好说的,又或者,是因为麦克雷对他还没那么推心置腹。

 

想到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源氏有点不是滋味。

 

「你们相处出问题了?是吗?」「倒也不是,他很好,只是,齐格勒博士,我不认为世上有突如其来的好。」「我想杰西只是单纯的想跟你打好关系,你何不尝试大方接受?」

 

源氏顿了顿,他想起过去的自己,是可以很轻易地接受他人的好,只是家族教育逐渐让他对人有所提防,有意识以来,他就看着家中长辈的明争暗斗,年幼的他觉得害怕,直到司空见惯,直到麻痹,然后懂得用方法保护自己。

 

这对源氏来说,就是自小养成的劣根性,也是时候改改了,他想相信守望先锋的同伴跟追求势利的长老们不同,就算是过去一片模糊的麦克雷也是。

 

/

 

铲除岛田帝国的计划已经开始进行,目前正在做各地势力削弱的行动,几乎每次都是功成而返,代表他和麦克雷反反复覆拟定的计划有成效,莫里森对这样的结果表示赞许,而且他们今天也得到了好消息,上层对麦克雷此次的表现非常满意,同意让他加入守望先锋,为光明的那面作战,调职流程正在批准中。

 

好不容易能光明正大的共事,源氏却没表示什么,并不是因为他不开心,而是这天让他太难熬。

 

这天是源氏到守望先锋满两年的日子。

 

源氏彻夜难眠,浮躁的情绪狠狠压过睡意,他独自到了他常去的山崖,卸下面甲,布满伤痕的脸暴露在空气中,夜风轻拂过他的脸颊,却像是利刃般,使他每一处伤疤生疼。

 

「介意我在你旁边抽根雪茄吗?」

 

麦克雷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源氏转过头,正好对上麦克雷深棕色的双眼,他几乎可以清楚的看见映在上面一脸惊恐的自己,他急忙地想戴上面甲,这动作却被麦克雷制止。

 

「我很快就走。」

 

麦克雷点燃了雪茄,他没再说话,只是站在源氏身旁,直到烟燃烧到了尽头,接着他就像方才说的,转身要离开,源氏知道麦克雷不可能只是为了抽根烟而来,麦克雷一早就知道他今天很焦躁,或者从更久以前,就知道他内心有多不安。

 

/

 

「不要走。」源氏轻轻地说了这三个字。

 

麦克雷收回了正要迈出的步伐。

 

/

 

他们并肩坐在地上,源氏娓娓道出自己的过去,像是说故事一般,麦克雷仔细地听着,尽管其中有很多内容都是他知晓的,不过同样一件事,由源氏亲口说出来,代表某种程度上的信任。

 

这算是源氏在加入守望先锋后第一次正视那天的事件,讲述的过程中,他也知道了他为何不恨半藏,他真正痛恨的,是把他们教育成岛田家继承人的父亲及长老们,而半藏只不过是按照他们的期望,成了少主该有的样子。

 

「麦克雷,我很想否定我的过去,我不想把从小养成的错误价值观带进守望先锋,可是那些是组成我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那些,我或许也就不是岛田源氏了。」「作为一个走过歪路的前辈,我的建议是,别想着要否定既定事实,不如找到自己认同的正轨,为那个努力。」「那你找到你的正轨了吗?」

 

「还没,但我觉得快了。」「那我们一起加油吧,好同事。」

 

源氏发自肺腑的笑了,并且庆幸自己采纳了安吉拉的意见。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