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5

  • 麦源大法好

  • 私设一箩筐

  • 01

  • 02

  • 03

  • 04

  • 食用愉快







麦克雷的调职程序只剩下最后一道关卡,莱耶斯的签名。

 

莫里森希望他可以亲自拿给莱耶斯,顺便把该收拾的东西给收好,计划的进度一刻不得容缓,事情办妥之后,他就得和源氏亲自参与一些牵扯到高机密文件的行动,麦克雷算是如愿以偿了,但他脸上并没有多少开心的神色。

 

莫里森原本以为他会蹦蹦跳跳的进办公室,然后哼着家乡民谣离开,这是他努力这么多年的回报,可现在的他有些镇静过头,准确的说,是有点为难。

 

「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确实如此。」「但你好像很犹豫。」「长官,我不知道盼了这天有多久,但真的来了我反而觉得不妥,我在外头的声誉并不好,上层突然批准我加入,没问题吗?」

 

麦克雷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虽然暗影守望的非法行为已经被慢慢压下,但这世上从来不缺喜欢挑事的人,守望先锋的行动必须透明化,麦克雷的名字出现在特工名单之中必定会造成轩然大波,媒体会拿他的过去大作文章,并且质疑莫里森的领导能力。

 

莫里森比谁都清楚这点,但他不想因为外界舆论便无视麦克雷的努力,他是守望先锋的领导人,不是政府底下的魁儡,他给出的让步已经够多了,麦克雷本该更早拥有这些。

 

「杰西,我不会勉强你的。」「没事,应该是我想多了。」

 

/

 

麦克雷回阅读着同意书上的文字,他对上层不放心,但他现在拿的是他的血汗成果,如果这次放弃,或许都不会再有机会,但他又为何要汲汲营营的进入守望先锋?事实上他根本不在意执行任务时是背负着什么名义。

 

伸张正义无关身分和所属单位,这是莱耶斯在他刚进入暗影守望时告诫他的。

 

麦克雷几乎都想把这句话当成他未来的墓志铭,就刻在午时已到下面。

 

他虽然老是抱怨莱耶斯对他很不人道,喜欢折磨他欺负他,负伤去找安吉拉治疗时总要哭哭啼啼个几句,但他对莱耶斯是打从心底尊敬,莱耶斯是将他从满是泥淖的道路上带回的恩人,而暗影守望是他人生中出现的第一盏明灯。

 

/

 

麦克雷看向在一旁看书的源氏,他还没问过源氏的想法,所有特工的意见他都要纳入考虑,现在只剩源氏。

 

「源氏。」「你只要遵从自己的意志就行,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不是吧,我都还没问。」「你的问题已经写在脸上了。」「那你本身是怎么想的?」「能一起共事最好,不行也就罢了,我们的关系又不是建立在作战上。」

 

源氏也不在意麦克雷到底是什么部队,其中的差距就是他们不能一起出任务,还有见面时间相对减少,麦克雷曾忙碌到几乎几个月没出现在总部,最糟的状况大概就是那样。

 

仔细想想差别是挺大的,至少对现在的他们来说。

 

以往没有多少交集,没见面是理所当然,就算见上也不过草草打个招呼又各自忙活,可现在的源氏已经习惯每天看到麦克雷,加上麦克雷是他合作过契合度最高的人,如果可以,他很希望未来每次任务都有麦克雷跟着,但他知道自己没有权力去干涉麦克雷的决定。


/

 

「我现在去找莱耶斯,很快回来。」「你的决定呢?」「当然是加入了,我的朋友。」

 

麦克雷把牛仔帽扣在源氏头上后便离开了。

 

/

 

莱耶斯的脸色非常差,麦克雷被他瞪得浑身发寒,麦克雷不晓得他来暗影守望之前发生了什么让莱耶斯不开心的事,难道是舍不得他?这种可能不会发生在莱耶斯身上吧?

 

「这张纸已经没有意义了。」莱耶斯突然说道,接着打开电子屏幕,上头显示民众对守望先锋的诸类投诉,网络上有许多人对麦克雷加入守望先锋表示不满,并要求政府撤销这项决议。

 

麦克雷已经将先前要拉拢他的人全数报告给莱耶斯,而他们受到了应有的制裁,只是他没想到他们的势力如此之大,人都死了还有办法针对他。

 

「怎么可能..这件事还没定案,为什么会被知道?」「在上次暗影守望的存在曝光之后,我们就加强了数据的防护,可对方技高一筹。」

 

麦克雷想到一个人,一个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她是麦克雷见过技术最高超的黑客,如果暗影守望中有对她有利的信息,她确实有可能提供帮助,先暂时把她列在嫌疑犯名单内,日后算账不嫌迟。

 

「莫里森知道了吗?」「他知道了,现在正在被问话,他说晚点会过来跟我商讨解决办法。」「我可以不加入,如果这样能让守望先锋的情况变得更好。」

 

麦克雷语气坚定,他很想跟源氏并肩作战,可他毕竟不是会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大局的人。

 

「你不用这么亏待自己,不加入,下一步就是退出了,群众只会得寸进尺,你还是先去收拾东西吧,我会处理这些麻烦事。」

 

/

 

麦克雷听话地走回自己原本的房间,没想到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候着,麦克雷认得他,那人在暗影守望中能力值偏低,出任务很少有他的份,尽管如此,麦克雷依然保持警备,在还没确认背叛者的同伙有多少前,整个暗影守望都可能是他的敌人。

 

「这就是你不加入我们的原因,很有手段,麦克雷先生。」「不是什么手段,认真工作本来就会有回报。」「你能,但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凭什么我们得继续在暗中苟且生活?」「上头虽然不太管暗影守望,但不是没有眼睛,他们知道谁真正对守望先锋忠诚。」

 

「忠诚,说的倒是好听,你难道不是给了谁好处让他替你求情吗,例如岛田源氏?不知道那个半机械人还有感情啊?」「你他妈又知道他什么!源氏不是你们可以评头论足的对象!」

 

麦克雷被这句话彻底激怒,过往的所有不满几乎在瞬间爆发,他掐住那人的脖颈,那人挣扎地抓住麦克雷掐住自己的左手,唇角慢慢上扬,笑得让人颤栗,不过麦克雷没有因此减少力道,他可以忍受任何人嘲讽他,但他不允许有人随意推断源氏的一切。

 

「果真..岛田是..你的..软肋..」

 

麦克雷想起了,莱耶斯夸过这个人,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优点,是视死如归的觉悟。

 

/

 

「齐格勒博士!麦克雷他..!」

 

焦急地众人都急着知道麦克雷的现况,但看见安吉拉红肿的双眼,他们便知道情况有多糟,安吉拉摘下口罩,环视了聚集在手术室外的特工们,用宛如蚊吶的声音道出手术结果。

 

「没有生命危险..」安吉拉话语中带着哽咽,方才强行忍住的泪水又再次盈满眼眶。

 

「但他失去了左手..」

 

源氏抓紧了牛仔帽,眼泪在面甲后无声滑下。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