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正轨07

  • 麦源

  • 私设如潮

  • 这篇是完结

  • 当然是he

  • 01 02 03 04 05 06





 

「麦克雷,再说一次。」「我喜欢你。」

 

源氏像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的点点头。

 

「理由成立,那你离开之后呢?」「跟这只手相处融洽后就会做回老本行,当然不是混帮派,是佣兵。」「那你能等我吗。」「什么?再说一次?」「等我完全放下岛田家,不介意我跟你一起工作吧?」

 

他的语气更像是要求麦克雷这么做,从加入守望先锋以来,他们都处在忙碌之中,他本身并不喜欢匆忙的生活,所以等到现实肯稍微放过他时,他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思活着,不论是踏足世界各地,或者干脆找个喜欢的地方定居,旁边都必须要有麦克雷。

 

所有关心确实都不是突如其来,在他提出主动照顾麦克雷时他就意识到了,他早就已经接受了那些好,还不敢视为理所当然,但他珍惜那些。

 

「求之不得。」麦克雷在意外过后第一次笑得如此爽朗。

 

/

 

麦克雷很感谢源氏能理解他的决定,帮源氏争取时间是一回事,他想逃避又是另一回事,他不想看着自己多年以来守护的东西就这么瓦解,就算他知道覆灭是必然的。

 

源氏可能会待到守望先锋解散,也可能在那之前离开,不过那也都是源氏自己的决定,给对方空间从来不是件坏事,他当然想用最快的速度将源氏扣留在自己身边,可他更明白源氏不会喜欢紧紧相逼的感觉。

 

/

 

麦克雷是个十足的行动派,当晚血洗暗影守望后,他便踏上旅程。麦克雷的退出确实是有帮助的,一部分反对声音被压了下来,仍然相信守望先锋及莫里森的人发出莫里森仍然有优秀领导能力的讯息,联合国变得难以决断是否解散守望先锋,麦克雷的目的成功达到了。

 

而守望先锋在不久后直接进攻花村,源氏发挥了超乎莫里森想象的指挥能力,他虽然过去游手好闲,但终归是黑道帝国的次子,该有的能力一点也不输半藏,再加上半藏已经放弃家主位置,少了最难对付的人,进攻就变得简单,守望先锋大获全胜。

 

源氏很清楚以岛田家的势力不可能被完全铲除,他当然也不会做到赶尽杀绝,只要摧毁到无法东山再起的地步就算告结了。

 

/

 

联合国随后下达对守望先锋的处置,首先是遣散特工,源氏是第一拨被遣散的人,他很快订了从瑞士到日本的机票,他最后还是回到他曾经的家,即便他说过不会再走进岛田家大门。

 

花村依然保持着原本古朴的样貌,顾虑到源氏的感受,莫里森要求所有人不许大肆破坏,源氏用指尖划过梁柱,其中一个刻着他和半藏的身高,小时候他听说外面的孩子会这么做,回家便吵着让父亲照做,半藏头一个反对,说他们跟一般小孩不一样,不愿意做这种无聊的事,他还清楚的记得,父亲摸着他的头说他喜欢就好时,半藏闹别扭的神情。

 

花村的每一处细节都是回忆,而这些让他非常不痛快。

 

他走到一扇大门前,犹豫许久后才进去,墙壁上挂着墨迹奔放的字画,刀痕还留在上头,边上隐隐约约能看到血迹。

 

这是半藏处决他的地方,也是他刚进入守望先锋时,没向建模师报备的地方,他原本不希望有人进入这间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大堂,毕竟它藏的算是隐密,没说的话很难被找到。不过谁知道麦克雷会因为这间房间找上他,想到这点,这里竟也变得没那么让他难受。

 

源氏离开花村后,偶然听见了一场演说,主讲者是著名的智械,禅雅塔,他当时说的议题正好是人类与智械之间的感情维系,源氏很感兴趣就听了,先不论他是因为麦克雷而听,禅雅塔讲得确实是好。他在演说结束后找上禅雅塔,经过一番长谈,他决定暂时随禅雅塔去尼泊尔。

 

他知道麦克雷还在等他,只不过他希望能用更完善的心境去面对麦克雷。

 

/

 

源氏在尼泊尔开始漫长的修行,经过观察,禅雅塔知道源氏的内心深处无法做到宁静祥和,他可以感觉到源氏一言一行中的杂念,说是杂念,也只围绕着一人,源氏似乎也乐在其中,禅雅塔不好多说什么,直到有天,禅雅塔才提起这件事。

 

源氏不意外禅雅塔发现他刻意隐藏的心思,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将和麦克雷发生过的事仔细地说了一遍,其中不免也抱怨几句,例如他觉得麦克雷有时候太在意他想守护的正义,结果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

 

他当然没在麦克雷面前说过这些,这不是责备,他只是不希望麦克雷过得太紧张。

 

/

 

麦克雷这些年来只明确的说过一次我喜欢你,而且这句话来的很晚,是被逼急才说出来的,打破源氏最初对麦克雷甜言蜜语随时挂嘴边的预想。

 

「这样的相处虽然寡淡,却是不错的。」禅雅塔淡淡说道。

 

「就为师来看,他也不是那么着急着要你的回复。」「确实如此,我需要时间沉淀,而他愿意给我时间。」「所以难能可贵。」

 

很多感情不用说得太直白,源氏知道,麦克雷也懂。

 

/

 

麦克雷觉得酒保总是喜欢探人底细,一个人喝酒的他经常会被问到伴侣的事情。

 

「我在等一个人。」他的回答一成不变。

 

「几年前我遇到一个很喜欢的人。」

 

「而他值得我等。」

 

/

 

麦克雷简直要被尼泊尔的寒冷天气吓死,难怪住在这个地方的都是智械,虽然他不知道智械怕不怕冷,他抓紧披肩,不让风灌进衣服里,他才刚完成委托,急需回旅馆取暖,热水澡和热可可只要再走不远就会进入他的怀抱了。

 

但事情没有如他所愿。

 

这段期间尼泊尔的街道非常热闹,禅雅塔决定在香巴里寺庙举行一场演说,许多人慕名而来,导致麦克雷现在困在人群中无法移动,他不断地被人潮推往反方向,原本想回旅馆休息的他一怒之下决定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演说可以搞得像开演唱会一样人潮汹涌,指不定现场还能见到排山倒海的荧光棒呢。

 

/

 

源氏随着禅雅塔登上讲台,往下环视人群,他几乎是一眼就在人海中捕捉到麦克雷的身影,熟悉的牛仔帽,红色披肩,还有依旧浮夸晶亮的皮带扣。

 

他没想过会在这种场合看见麦克雷,麦克雷也没想到源氏居然会站在禅雅塔旁边。

 

「麦克雷…」源氏低声喊道。

 

「去吧。」「师傅,我...」「他才是你一直追求的宁静。」

 

/

 

源氏好不容易才把麦克雷拖出人群,分开的这段时间内,麦克雷并没有多少改变,就是蓄了点胡子,双眼依旧熠熠生辉,只倒映着源氏一人。

 

他们躲到没有人烟的地方,两人相看无言,这个再会来的太过唐突,以至于他们都还没想好该怎么做出完美的开场白,叙旧或是拿这些年的经历化解沉默都不是他们最迫切想说的。

 

「跟我走吧。」「带上我吧。」他们同时说道。

 

即便这份感情耐得住时间消磨,他们都不想再多等一秒。

 

/

 

源氏郑重地向禅雅塔告别,走向在不远处等候他的麦克雷。

 

/

 

他们一边接受委托一边旅行,走走停停,足迹几乎遍布了世界,源氏一直谨记着麦克雷说的话,不要想着否定既定事实,他在跟着禅雅塔修行期间,便慢慢放下了对家族的执念和怨恨,至于寻找自己真正要走的路,他已经有了答案。

 

在放缓脚步后,他才发现有个人一直在某个地方等他,他让那个人等得太久,不过他也知道了,那是他一直追求的细水长流,也是他寻找的正轨。

 

他想起几年前的夜晚,麦克雷说好要跟他一起寻找正轨,现在的他是仍然迷惘着,还是找到答案了?

 

「杰西。」「嗯?」「你以前说过你还没找到你的正轨,那你现在找到了吗?」

 

麦克雷笑了笑,将窝在自己怀中的人抱得更紧,并在他眉间印下一吻。

 

「只要是有你的路,都是正轨。」

 


/

磨磨蹭蹭的写

终于把它给完结了

感谢所有阅读的人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