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牛仔帽(上)

  • 麦源

  • 私设多

  • 本篇出场的是17源和19麦





「这是什么鬼。」

 

源氏在外玩乐一天后回到家,打开房门,看到一个大玩偶放在地板上,粉红色的身体,下面还有绿色触手,圆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那是被叫做洋葱小鱿的吉祥物,源氏第一次看到这东西,他就觉得丑,怎么可能容忍这东西占了他房间一个位置。

 

半藏一直待在家中,肯定知道些什么,源氏马上找到在训练场练箭的半藏,询问那东西的来历。

 

「哥哥,你知道我房间那个丑东西怎么来的吗。」源氏靠在墙边,语气满是嫌恶,半藏射出一支箭,然后淡淡开口。

 

「阿姨送的,她觉得你会很喜欢。」「我去扔掉。」「你敢。」

 

半藏随即狠瞪他一眼,把亲戚的礼物丢掉是极为失礼的事,就算对方不知道,半藏也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他们家,源氏没办法违抗兄长的意思,只好让人把玩偶收进衣柜上层,眼不见为净。

 

好不容易等到源氏回家,半藏把源氏叫到书房,两人对坐在书案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谈事情,源氏手心冒汗,要是半藏突然揍他,他是该还手,还是乖乖任人打?他不晓得自己怎么会觉得半藏要打他,可能是自觉到最近玩得太超过了。

 

「我们要跟父亲去一趟圣达菲。」「啊?圣达菲?没事跑那里去做什么,我不记得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没人说是去玩,我们是时候出去见见世面,这次是跟死局帮的军火交易。」「我不去,无聊。」「你不得不去。」

 

半藏在每个字上加重语气,示意源氏这不得违抗,就算父亲疼爱他,他也是岛田家次子,迟早得成为家族兴盛的助力,源氏撇撇嘴,去就去,左不过是两趟飞机的事,记得带上游戏机就不会无聊。

 

他曾经参加过家族会议,虽然他不会看相,但就是觉得长老们面相不好,凶神恶煞,同样都是做不法勾当,源氏觉得父亲给人的感觉就和蔼的多,整场会议气氛凝重,他连喝茶都不敢发出声音,两兄弟当时一句话都没说,源氏知道半藏也不喜欢这些人。

 

但这些终归是得习惯的,他们两个都是。

 

至于去圣达菲会遇见怎样的恐怖家伙,源氏不否认自己还是有些期待,要是波长对上,管他是什么帮派的成员都可以好好相处,像他这么自来熟的人,交朋友可不是难事。

 

半藏看着源氏一边跳一边走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些。」

 

/

 

源氏按照父亲的要求,穿上了一直被他收在衣柜底层的西装,他向来不喜欢穿这种拘谨的东西,以往在自家,就算是很重要的场合,他也被允许穿着正式和服出席,可他们现在要去的是美国,和服未免太过显眼,事实上,就他那一头青青草原,想不显眼都难。

 

在飞机上,源氏听了一长串的叮咛,大致上就是让他别乱跑,也不要随便跟死局帮的成员有太多接触,他当然是左耳进右耳出,随随便便应了几声便开始打游戏,这些基本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平时虽然爱玩,好歹也是有点智商的。

 

/

 

先前他们已经收到通知,会有一位死局帮的成员在机场外等候,据说是死局帮引以为傲的神枪手,源氏设想了在电影中会出现的西部牛仔,带着边缘宽大的牛仔帽,可能还会非常装模作样的搬些经典台词在嘴边,至于手上拿的东西。

 

源氏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墨西哥卷饼。

 

在一帮严肃的阵仗之中,源氏突然笑了出来,这个笑来的不合时宜,他马上遭受到所有人无声的眼神责备,他收起笑容,换上与他性子不相符的肃穆表情,有时还是得配合着装模作样,就算他现在很想大笑三声。

 

/

 

想当然尔,来迎接他们的人手上没拿卷饼。

 

也没有牛仔帽。

 

那人的一切都超出源氏想象,褐色的短发修剪利落,刻意留的胡渣掩盖不住底下的年轻面容,源氏估计着这人年纪也没跟他差多少,可眉眼间有意无意透出的冷漠让他不自在,他们对上视线时,源氏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我是麦克雷,车子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上车吧。」「我是..」「我知道,岛田先生,不用浪费时间自我介绍。」

 

麦克雷不耐烦的挥挥手,他已经快受不了剪裁合身的西装,他只想赶快上车然后扯开该死的领带,谁还想听这些人一一讲那些他根本懒得去记的名字。

 

而半藏在上车后少见的翻了白眼。

 

「无礼至极。」「哥哥不喜欢他?」「父亲是长辈,他怎么也得遵守礼仪。」「麦克雷,感觉不好相处。」「最好也别去跟他相处,以免沾染恶习。」

 

源氏没见过半藏这么嫌弃一个人,可没接触过谁都说不准,礼仪不周到,不代表他就是个糟糕的家伙,这反而让源氏有了兴趣,不过在到达交易地点前,他得想好怎么面对那张对人轻蔑的脸孔。

 

/

 

「往前直走的房间就是了。」麦克雷已经重新整装,他的手指向长廊前方的大门。

 

「你不跟着进去吗?」「交易从来轮不到我出场,这不是我的主要工作。」麦克雷的笑容意味深长。

 

源氏没有跟着父亲进入大门,他偷偷的转进长廊旁的转角,原本想摸去其他地方转转,突然一个黑影挡在他面前,随后两只手拍上他背后的墙,他抬起头,正对那双棕色的眼。

 

「乱跑可不是好习惯,在死局帮迷路的小麻雀通常找不到回家的路。」「你确定我是只小麻雀?没准下一秒你就葬身此地。」「我还是有点识人之明的,不想落得凄惨下场就赶紧进去吧。」「想试试吗?没有好下场的或许是你。」

 

两人语气针锋相对,源氏不自觉地用言语保护自己,他可以感觉到眼前之人是经验丰富的猎手,或许一个不小心,灵雀就会落入陷阱,死于一发精准爆头的子弹。

 

不料麦克雷却笑了出来,他的笑仍然带着稚嫩,源氏觉得麦克雷还是笑起来要好看得多,至少笑声可以缓和他的漠然。

 

「你要是不想进去,那也是你家的事,你要随便晃就去,或是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吃卷饼。」「既然你都邀请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

 

其实去机场等人这件是麦克雷原本是拒绝的,而且也不该是他的工作,让他去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这次的交易对象是岛田家,死局帮顾及面子问题,怎么也得派出门面担当,而当时还在死局帮中无所事事的就是麦克雷。

 

最后麦克雷被一堆卷饼收买,况且这次不亏,认识了一个热情的小少爷。

 

而且这个小少爷也是个游戏狂,麦克雷终于找到人可以跟他一起打电动,他是死局帮中年纪最小的,所接的委托也最少,大部分时间都只能依靠电动打发时间,可惜帮派中没人懂得其中乐趣,所以他向来都是自己独乐。

 

他很自然地邀请源氏到他的房间里,尽管他不久前才被威胁过,他不在意,他根本不害怕,这些年来他还没碰过让他害怕的对手,源氏倒也没有特别提防,兴许是因为年纪相仿,兴趣相投,又或者小少爷就是个未经世事的蠢货。

 

麦克雷不相信后者,源氏可是岛田家的次子,让他马上葬身还是有可能性的。

 

/

 

「喂喂喂喂喂你能不能手下留情,玩游戏不带这么辗压的。」「你在战场上会叫人手下留情吗?」「不就打个电动,至于这么较真?」「那当然。」

 

积分排行榜上全部都是源氏的名字,他心满意足的啃了一口卷饼,让他开心的主因,是身旁的人终于有了少年的样子,他知道在死局帮中得换上一张面具,否则难以生存,他没打算相劝,只希望麦克雷可以早日脱下这张沉重的面具,不脱也罢,那是他选择的生存方式。

 

/

 

源氏环顾麦克雷的房间,衬衫胡乱地堆在衣柜里,床单也没收拾,上头扔着一件红色披风,墙壁贴满重金属摇滚乐团的海报,一把吉他静静倚靠在墙边,源氏在衣架上看见了一顶牛仔帽,上面有金色的子弹装饰,中间还有一枚徽章,他很好奇的拿到手中,麦克雷看见他的举动,笑容在瞬间凝滞。

 

「就那顶帽子,别动。」麦克雷拿过帽子,指尖摩娑着帽缘上刻着的名字,一串模糊不清的书写体,源氏想那应该是麦克雷长期以来磨坏的。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你也不方便告诉我,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估计会被父亲训斥一晚上。」

 

源氏起身就要离开,他已经预见到父亲和半藏又担心又气愤的表情了,这时麦克雷出声暂时留住他。

 

「等我一下。」

 

麦克雷拉开抽屉,在里面翻找出一个吊饰。

 

「送你,就当是见面礼。」

 

源氏接过吊饰,又是洋葱小鱿。

 

/

 

几天后源氏回到日本,果不其然的被长老轮流骂了个遍,但这些都不影响他的好心情,他又让人把那个大玩偶拿出来摆在床边,他站在玩偶前审视许久,最后勾起微笑。

 

「看久还是挺可爱的。」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