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牛仔帽(中)









半藏不知道几个月前才嫌洋葱小鱿丑的源氏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又喜欢上这个东西,玩偶摆床头就不说了,源氏最珍爱的那把龙一文字,上头居然挂了一个洋葱小鱿的吊饰,不过源氏自打美国回家后,练习便更加勤奋,这点倒是让长老赞许不已。

 

「你最近有点反常。」「怎么说?」「那个吊饰,你到底为什么突然喜欢这个?」

 

源氏想到送他吊饰的人,会心一笑。

 

「致我一个不会再见的朋友。」

 

一拍即合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也许非常高吧,至少源氏是遇见了,他在外头是有很多朋友没错,但从来没有一个是能让他这么感兴趣的,尽管他们分隔两地,也没有彼此的联络方式,源氏仍将麦克雷认定是他的好友。

 

他努力练习的原因也是麦克雷,现在他被绑在岛田城中,未来不一定是如此,或许很久以后,他能有幸在战场上遇见麦克雷,他们可以是敌手,也可以是同伴,不管怎样都好,他想好好的跟这位神枪手切磋一下。

 

麦克雷年纪轻轻就是帮派菁英,实力只会更强而不会弱,就源氏如此桀傲的性子,他一点也不想输。

 

能不能再见还未可知,不过人总是说,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嘴上说不会再见,但他知道那天迟早会来。

 

/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神枪手也总有射不准的时候,麦克雷捂着腹部的伤,暗红的血染红衬衫,方才一枪错失良机,导致他现在有些狼狈,他躲在树丛中,追兵四处寻找着他,他只有两个选择,在原地失血而死,或是想办法翻出这栋建筑周围的高墙。

 

似乎都是死路一条。

 

他用尽全力才抑制住喘息,眼下是需要躲藏好一阵子,这时追兵发出了惊呼声,麦克雷稍微探出头查看情况,只见一个身着和服的人正慢悠悠地走在长廊上,他周围的人都在劝他进到室内,语气十足诚恳,也够卑微,麦克雷不以为然,要是那个人真的受伤了,没照看好他的人全部性命不保。

 

「源氏少爷,方才的刺客还没被抓住,请您先进到屋内和半藏少爷待在一起吧!」「源氏少爷!您要是出事,我们谁都担保不起!」「区区一个刺客,你们还担心我防不住?都滚开,别打扰我清净。」「少爷!」「滚。」

 

等到周围的人都离开以后,源氏才再度开口。

 

「岛田家的部队也是该好好训练了,自己出来,不然我的飞镖就过去了。」「别,看在我们一起打过电动的份上。」

 

麦克雷仍然是一只手捂在腹部,另一只手高高举起以示投降,源氏瞬间呆愣在原地,这个本应远在几十万公里外的人,他原本以为不会再见的人居然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悄悄把麦克雷带进房间,从柜子中翻出医疗用品,久病成良医,源氏这种经常受伤的类型,早就习惯了给自己包扎。麦克雷中的是刀伤,不到需要缝合的地步,但也没多浅,他处理伤口时麦克雷一声不吭,连个痛字都没喊,麦克雷的态度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时那样,只是没当时那么冷漠。

 

「为什么要刺杀我们家的人。」「首领派下来的委托,我怎么知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你吗?」「拜托,我请你吃过卷饼,而且人又没死,我任务失败啦。」

 

麦克雷耸耸肩,他没完成委托,顶多换个人过来花村。

 

「大家生活都难过,也就是拿钱办事。」「你要杀的是我家人。」「可你也不是那么在意那些人的性命,不是吗?」

 

麦克雷一针见血,虽说是家人,但源氏也不是个个都挂心,大部分人跟他的对话都围绕在继承家业和战斗技巧,就算住在一座城里,会见面的时候也只在家族会议或是宴会上,他又何必为所有人劳心劳神。

 

「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怪,你和我不过见一面,却愿意帮助我,你到底是多情,还是寡义?」「准确来说是多情,但不是博爱天下。」

 

源氏的拳头轻轻砸在麦克雷的伤口上,形式上的关心有时更加惹人厌,太多人问候他,讨好他,都只是因为他是岛田家二少爷,这种相处远不如跟他好好打过几场游戏的麦克雷。

 

麦克雷盯着源氏沉思了好一段时间,他打消了继续执行委托的念头,其实不管时间早晚,该死的人有了结就可以,但若是真的做得太过火,源氏不管怎样都会难受,他是拿钱办事,但他跟岛田家也没有深仇大恨,杀不杀只在他一念之间。

 

为了这位朋友开心,委托失败算不上什么。

 

/

 

既然决定放弃委托,也暂时没有地方可去,那就随便扯个话题,这时他注意到源氏的刀,还有挂在上面的吊饰。

 

「你是很喜欢这个吗?」「现在是挺喜欢的。」「那是我第一次来日本时买的。」「也是来杀人?」「对,那次我也失败了。」「说来听听,我喜欢听故事。」「那时的目标是一位军官,他杀过的人比我多的去了,死不足惜,但我最后心软了,你猜为什么?」「你难道又被食物收买了?」「答案不错,但不是。」

 

麦克雷回想几年前的夜晚,对他求饶的军官,还有用枪指着对方,手没有丝毫颤动的自己,加入死局帮不过多久时间,他那时便可以做到杀人如麻,不带一丝顾虑,可最后逼他心软的,竟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他知道流离失所的感觉有多糟,因此拿了数据后便离开了,这是他第一次放过人,也是唯一一次,死局帮可不会善待任务失败的人,那次麦克雷尝到十足的苦头。

 

「我看着那孩子,有点像我自己。」「令人闻风丧胆的神枪手,居然因为一个孩子心软,那你说,你究竟是多情,还是寡义?」「准确来说是多情,但不是博爱天下。」

 

他们两个相视而笑。

 

/

 

麦克雷不能待着太久,源氏答应他会把他好好地送到岛田城外,条件是离开前陪他再打几场游戏,麦克雷欣然接受,他喜欢源氏的性子,那种自然而然的洒脱,如果他们的生活都不特别,而他们有幸认识,肯定会变成天天一起上下学一起鬼混的好哥们。

 

只可惜都是如果,他不觉得自己能脱离现在的生活。

 

/

 

「麦克雷,你是牛仔吗?」源氏打游戏打到一半时没头没脑的问,麦克雷点头,他当然是牛仔,地道的牛仔。

 

「可你那天穿西装啊,不是牛仔的行头,今天也不是。」「工作时肯定得换套衣服,我已经被骂过很多次了。」「感觉你带牛仔帽很酷。」「我不喜欢戴着它,怕弄坏。」「重要的东西当然要收好,你可以再买一顶。」「不行。」

 

麦克雷对这点意外执着,源氏见他还是没有要说牛仔帽来历,也不多问,关了游戏机后就带着麦克雷出去,源氏没打算跟他儿女情长,人送到门口后就直接回房,但麦克雷像上次一样,又叫住了他。

 

「源氏。」「怎样,不想走了?」「我想问你的名字怎么拼。」「G-E-N-J-I,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就是问问。」

 

麦克雷踏出了岛田家大门,两人又各自回到自己该过的生活。

 

/

 

麦克雷回到死局帮后,大部分时间都戴着那顶牛仔帽,外出工作时更不用说,牛仔帽成了杰西麦克雷的标志之一,只是已经磨损的名字旁又绣上了新名字。

 

/

 

几年后麦克雷加入暗影守望,眼尖的安吉拉注意到两个名字的差别,就问了他来由,麦克雷想起名字的主人,会心一笑。

 

「致我一个不会再见的朋友。」



/

如果到完结都还没想到标题

就叫墨西哥卷饼节算了(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