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Blickpunkt音乐剧杂志专访Oedo Kuipers:“他不愿被约束”

很喜欢乌豆诠释的莫扎特,可惜没办法去听现场

Into the Groves:


Blickpunkt音乐剧杂志(BP):您在维也纳感觉如何?

Oedo KuipersOK):挺好的,不过我眼下在维也纳就认识我自己的住处和剧院。(笑)可惜最近我并没有时间好好领略这座城市的魅力,但目前我所感受到的维也纳各方各面都非常赞:历史建筑啦,文化啦,音乐啦,等等。这周四我们会去莫扎特故居做一次特别的参观,真是令人非常兴奋;对于我的角色研究来说应该也非常有意思。

BP您是不是一开始就将音乐剧作为您的理想职业呢?

OK并不是!一开始我和所有人一样,想当警察或者飞行员,更早的时候其实最想当消防员——当年的我觉得消防员可酷炫了!有好多年我都坚信自己以后会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为此我还去学了一年体育,可惜最后也没成。对于唱歌我也一直都有兴趣,后来就碰上了这个电视选秀节目。在节目里PiaDouwes告诉我,我很有天赋,但需要这方面的系统训练,她也很期待在音乐剧这个行业里再次见到我。现在我特别希望能有机会在维也纳和Pia见面,这样我就可以跟她说:“嗨,我来啦!”

嗯,于是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了音乐剧的专业训练。

BP您有最喜欢的一部音乐剧吗?

OK有好多剧我都相当喜欢,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西贡小姐》和《秘密花园》。

BP对于刚刚毕业两年的您来说,以主演《莫扎特》作为职业生涯闪电般的开始感觉如何?

OK哇哦!担任主演这自然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责任。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一定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其他更有经验的人呢?但我相信,凭借我所接受到的良好训练,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BP您和《莫扎特》这部剧有什么特别的缘分吗?

OK当时看到试镜通告的时候我在想:嗯,这部剧我之前听过,里面有些歌我上学时也唱过。但我对于莫扎特这个角色并不感兴趣,因为我根本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也可以演这个角色。所以说大概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缘分可言。

BP那您之后是直接报名竞争了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角色吗?

OK并没有,不过在试镜过程中我也尝试着往这个方向努力了一下,表示我就像他们想要的那样,身上确实有一些莫扎特的特质,嗯,然后我就得到了这个角色。

BP尽管您最近一定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但我还是想再次问一下:您身上有什么和莫扎特的共通之处吗?

OK我觉得我和莫扎特的相似之处,其实也是和很多年轻人所共通的地方,就是都面临着成长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关于责任的难题。莫扎特是个才华横溢的天才,人们对他的天赋赞赏有加,于是忽然他生命中的每个人都开始来告诉他,他应该做什么。这让他的日子很难过,他不愿被约束。

BP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对于您来讲有时候循规蹈矩也很难?

OK特别是我现在从事着这样一份需要自我约束的工作,这确实挺难的!不过我其实早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有所体会了。那会儿我对上学真的毫无兴趣,所以成绩自然也不是很好看。尽管如此,我当时就是很懒,比起学习我宁愿做点别的我更感兴趣的事儿。但莫扎特拒绝服从他人的约束不是因为懒,他只是想实现自己的想法和意愿。

BP《莫扎特》这部音乐剧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对您有特殊的挑战呢?

OK有啊,一边唱着highb的高音一边推钢琴我觉得就很有挑战性。(笑)我觉得沃尔夫冈·莫扎特可以说是音乐剧中最难扮演的角色之一了,这个角色唱段众多,而且情绪波动很大。因此在诠释的过程中必须注意不能在角色中迷失自我,而要在表现情感的同时保证技术上的准确度。这个角色同样对体力有着极大的消耗,有好多次我都在剧中需要弹钢琴的段落直接给自己标上“摔到钢琴前”……所以说挑战确实是有的,毕竟我扮演的是一个丰富的角色,毕竟我扮演的是莫扎特。

BP您之前提到了这个角色给您带来的巨大的责任感,请问您在舞台下的生活中是如何应对这份压力的呢?

OK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会放松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份重任。我觉得如果真的把这种情况看作是沉重的负担的话,那还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接手比较好。能够有机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对我来讲是巨大的荣耀。当然我同样需要剧组其他成员的支持。曾经有一位好同事对我说过这样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主角们收获的掌声实际上是献给整个剧组的。”因此我非常高兴能成为这个剧组的一员,和大家一起创造和谐愉快的工作气氛。

BP您觉得您之前一年的体育学习对您的音乐剧训练有帮助吗?比如在舞蹈方面……

OK实际上我们的音乐剧训练重点一直是声乐和表演,因此体育学习在这方面对我实在帮助不大,我也一样经历了从足球场和柔道垫忽然转战舞蹈房的迷茫。我身体协调性当然还算不错,可我真的不是个好舞者。

我觉得《莫扎特》就是我最想演的那种剧,无论是在声乐方面还是表演方面都非常具有挑战性,这种剧对我来讲简直再适合不过。

BP在前期准备的阶段您看过这部剧1999年维也纳原版的视频资料吗?

OK看过,一开始我看了不少相关材料,后来我告诉自己必须停下——毕竟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制作。我很清楚自己非常擅长模仿别人,因此我始终带着一种尽可能开放的态度投入到排练之中。在录音室视频的录制过程中SylvesterLevay也告诉我,他不想让我复制前人的风格,而是希望和我一起创造一个“属于我的”莫扎特。我们的导演HarryKupfer也在排练中给了我很多自由尝试的空间,这让我特别开心。所以这版中莫扎特是真真正正“属于我的”莫扎特,我觉得真的挺酷的。

BP那么排练开始之前您有没有提前进行额外的准备呢?还是直接等待排练开始?

OK在歌曲的演唱方面我事先已经进行了非常详尽的准备,这样一个技术性的基础可以让我对自己的水平有所了解,这样在之后的联排中我就可以专注于表演,同时在演唱上进行更多的尝试。过程中一次两次的失误当然在所难免,不过这正是排练的意义所在。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技术性的基础在,后面的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BP在排练过程中您有没有感受到来自团队的压力呢?毕竟与您合作的都是有着多年舞台经验的演员,而您刚刚毕业不久,就要在这样的一部剧里担当主演……

OK完全没有!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团队,而当我有问题需要解答的时候,那些有经验的演员也很乐意帮助我。

BP和《伊丽莎白》多年来的情况有些相似的是,从来没有一个奥地利人在《莫扎特》中扮演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一角色,您之前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

OK没,这是第一次诶……啊,我不知道……我希望维也纳的舞台已经准备好再迎接一个荷兰人了吧。(笑)

BP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角色最让您激动的是哪点?

OK他的天真。他对自己的天才心知肚明。莫扎特的童年在四处巡演的长途奔波中支离破碎地度过,而这样的经历使得他无法与现实世界建立联系,这对于孩子的成长毫无益处。我觉得在这点上人们可以将莫扎特与现在的童星进行类比,他在远离现实的情况下度过了整个童年,忽然之间便被真实生活打击得措手不及:母亲不幸去世,不得不完成的作品,妻子离他而去,他自己又负债累累……

BP所以您同样很享受在舞台上演出人物精神失常的一面?

OK是的。我认为当人物展示出疯狂或者邪恶的一面时,观众必须理解背后的原因何在。演员应当让观众能够在理解角色的基础之上,通过这种疯狂与失常对角色产生同情。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的体验。

BP这部剧里您最喜欢的片段是?

OK单从音乐角度来讲是《王子远去(DerPrinz ist fort)》。《MozartsVerwirrung》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精彩,非常复杂的一场戏。

BP我最初参观排练的时候,我记得您有坐在钢琴前,所以您演出时也会在台上现场弹钢琴吗?

OK对。

BP那您一直会演奏乐器?

OK钢琴我是接受音乐剧训练之后开始学的。之前我在交响乐团里演奏过铜管乐器——我吹了10年的小低音号。

BP想到即将到来的首演,您是否已经十分激动了呢?

OK排练目前还没有结束,我现在想到的只有哪里还没有完成,不过对于我们演出的成功我非常自信。

BP关于这次的演出还要请您再为我们多透露一些:为什么一定要来看这次在维也纳上演的新版《莫扎特》呢?

  OK:因为它与之前一版的制作相比更加新颖。全新的演员阵容,全新的想法,沃尔夫冈和康斯坦丝之间甚至还有一首全新的情歌对唱,主创团队也和演员们一起尝试以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这部音乐剧与莫扎特其人。因此这次的演出绝对不容错过。 


评论
热度(86)
  1. hemidemisemiInto the Groves 转载了此文字
  2. WaldInto the Groves 转载了此文字
  3. 扁尿inHerf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