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知更鸟01

  • 麦源

  • 私设满天飞






「租金。」

 

年轻的斯格鲁奇先生一进店门,第一句话便是向店主收钱,他无心欣赏店内古典却不失华丽的装潢,也对色彩斑斓的鸟禽毫无兴趣,他盯着身穿和服的店主,只想着这个人会把钱放在身上的什么地方,这个人会不会根本缴不出钱,或许要等到他收到了钱,心情好了,才会有心思去打量这间店面的所有。

 

店主早已听说他的房东是位极其吝啬的人,虽然坐拥万贯家财,却不知满足似的,总是想尽办法堆积钱财,哪儿能省,那就省,哪里能多揩些油水,那就揩。

 

他从衣袖中翻找出钱袋,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租金交到房东手中,拿到了钱,什么都好说,斯格鲁奇终于正眼看了这位店主。

 

眼前之人是个东洋人,眉目清俊,戴着单边的眼镜,身高不高,但身材昀称,唯一让他觉得破坏画面的是那一头显眼的绿发,为什么偏要选绿色呢,其他颜色真的不好吗?但那也是别人的自由,他只要能顺利收到钱,其他与他无关。

 

店主在给出钱的时候是有些为难的,但他并不表露在脸上,他先是仔细观察了房东的脸色,确认房东现在是可以沟通的状态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斯格鲁奇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我不介意你再多给我一些金币。」「租金方面真的一点谈判空间都没有吗。」「没有。」

 

斯格鲁奇回绝得格外干脆。但店主没有放弃,这间店的租金一个月顶多600瑞郎,但斯格鲁奇却给他开了800瑞郎的价位,他还真不是心疼那些钱,他只是觉得不值得罢了。

 

最后这档事当然是不了了之,斯格鲁奇气愤的离开了这间店,并在内心发誓除了收钱以外不会再进此店门槛,他临走前还抽了一张名片,他得去警告其他拥有地产的人,这个城市来了个会讨价还价的人。

 

岛田源氏便是店主的名字,他反复的咀嚼这几个字,他生平最恨有人跟他议价,另外一点,他不喜欢别人称他为斯格鲁奇,尽管城里的人都这么叫他。

 

/

 

「租金,齐格勒博士。」

 

他的第二站,便是在城市闹区中最值得信赖的诊所,虽说是一间小诊所,但什么病到了这位女医生手中都能得到治疗,她的医术是有目共睹的,她同样也得到了斯格鲁奇的敬重。

 

虽然斯格鲁奇依然是开口就谈钱,但在安吉拉的姓氏之后,他加上了敬称,这是少数让斯格鲁奇以礼相待的人,能有如此待遇的人在这座城市中寥寥无几。

 

安吉拉正在为一位孩童看诊,她要斯格鲁奇稍后一会,但时间就是金钱啊,斯格鲁奇哪经得起等待,他决定先去其他地方收钱,像是生怕钱长脚跑了一样,斯格鲁奇在街上行走的脚步总是格外匆忙,他很快的到达他的第三站。

 

/

 

「租金,安玛莉女士。」

 

斯格鲁奇的语气格外谦卑,他可不敢在这位女士面前放肆,安娜经营着一间咖啡厅,店内可以看见许多面庞稚嫩的女学生,这间店的红茶蛋糕特别出名,就连外地来的旅客都会买来尝鲜,城里的人问十个,十个都会说好吃,斯格鲁奇当然也吃过,他觉得世界上不会再吃到更美味的蛋糕,他几乎都要怀疑里头是不是加了毒品,不然怎么会有让人如此难以忘怀的滋味?

 

安娜除了交租金,还送了一盒蛋糕给斯格鲁奇,本来想留他在店内喝杯茶再走,可今天是收租金的大日子,斯格鲁奇不会留任何时间给钱以外的事物,但他答应安娜,明天就会来陪她聊天,顺便陪她的女儿小法拉玩扮演警匪的游戏。

 

/

 

「租金,莫里森先生。」

 

金发男子抬头望了斯格鲁奇一眼,他正忙于公文之中,这位是城市的警长,自他上任以来,不只破案率提高,犯罪率也直线下降,他被人们称为英雄。斯格鲁奇特别感谢莫里森,因为他曾经遇过抢劫,虽然被抢的钱不多,但他还是痛心欲绝,在莫里森按着犯人到他面前时,他高兴到除了道谢以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可钱还是得照收。他环视着莫里森的家,东西似乎比以前还多了不少,而且几乎都是成套的,精明的斯格鲁奇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双倍租金。」「为什么!我们只住一间房子啊!」「不高兴就退租,我没逼你跟我租房子。」

 

斯格鲁奇装作无奈的耸耸肩,莫里森最终还是妥协了,毕竟在这个城市中,斯格鲁奇开的房价已经算是便宜的了,他开的双倍租金还不见得比其他财主的开价贵。

 

斯格鲁奇满意的点着钞票离开,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他绕回了还没收钱的诊所,安吉拉已经结束今天的诊治,正等着他来收钱。

 

「今天还算愉快吧?」安吉拉面带微笑的问候,斯格鲁奇也以微笑回应。

 

「一切都好。」

 

好个鬼,他今天可是被要求降价。

 

斯格鲁奇如此想道,但如果说出来肯定要被安吉拉开导至少一小时以上,他兜里还有今天收的租金,不赶快锁进保险箱里他总是不安心。

 

安吉拉知道他心急,很快就把他送出了诊所大门,斯格鲁奇又是踩着匆忙的脚步往家的方向前进,中途又路过了那间破坏他今天好心情的店,他稍微停住脚步,一位女孩抱着鸟笼走出店门,里面有一只纯白的鹦鹉,而女孩的母亲提着饲料跟在后头。

 

斯格鲁奇突然想起过不久就是小法拉的生日,或许她会喜欢一只鸟当她的宠物。

 

但他今天不想再踏进这间店。

 

/

 

源氏站在门口看着斯格鲁奇用简直像要起飞的步伐离去,轻笑了几声。

 

「期待您的下次光临,斯格鲁奇先生。」他喃喃说道,他还得思考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斯格鲁奇给他减租呢。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