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知更鸟02

  • 麦源

  • 私设如潮

  • 01






源氏在店里观察着不停在马路对面徘徊的黑色身影,并思考是不是要亲自到对街去把自己的房东给请进来,不过正当他要走出去时,那家伙却飞也似的离开了。

 

他想,这人估摸是脑子有病。

 

对于这位斯格鲁奇先生,从他搬进这座城镇就听说了许多传闻,例如,斯格鲁奇根本不是他的名字。这激起了源氏的好奇心,既然不叫斯格鲁奇,又为何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他又为什么要对这个名字有所回应?

 

这不就代表他接受吗?

 

最后源氏决定把这些问题暂时放下,等到他的房东愿意跟他说话了,愿意跟他交个朋友了,自然能得到答案。

 

不过源氏大概也知道,从他提出减租的那刻起,他们就没机会成为朋友了。

 

/

 

说是要把问题放下,源氏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准备了许多饼干礼盒,拜访新邻居之余可以顺便问问,他将店门反锁,迈开步伐前往闹区的瞬间,他似乎瞥见了藏在墙角之后的房东先生。

 

/

 

「您好,我是岛田源氏。」

 

诊疗室中的金发女性闻声探出头,她简单收拾桌上凌乱的医学资料后便迎接客人,她终于见到了这位居民不停谈论的东洋人,由于工作量庞大,她从没有想过要踏进那间宠物店,和店长打交道的念头也早就被成堆的诊疗单淹没。

 

她对于源氏的来访很是高兴,趁着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们聊了有关在这间诊所中添个小可爱的事,她也承诺在几日内会亲自光顾宠物店,聊着聊着,源氏便将话题往房东先生身上带。

 

「齐格勒博士,我有些事想问问。」「请说吧。」「有关斯格鲁奇先生,我很好奇,听说这不是他的本名?」

 

安吉拉眨了眨湛蓝的双眼,随后表示自己在这里开诊所时,大家就用斯格鲁奇来称呼那位吝啬敛财的大财主,她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问过,但没有得到答案。

 

源氏带着些许失望离开了诊所,前往同样位在闹区的警局。

 

/

 

「您好,我是岛田源氏。」

 

这句话源氏讲得格外小心翼翼,警长的座位上坐着一位肤色颇深的男性,当他抬起头时,源氏觉得自己被瞪的不舒服,但是那人只是站起身,平静地收下礼盒并道谢,就在源氏把礼盒交到对方手上时,另一位男性进门了。

 

「你好,我是杰克.莫里森,是这个警局的警长。」

 

源氏觉得尴尬,这位金发碧眼的人是警长,那拿着礼盒的人是谁?居然还可以坐在警长的位置上?

 

莫里森像是看穿了源氏的小心思,他介绍身旁的人给源氏认识,加布里尔.莱耶斯,他从军时的好搭档,除此之外他没有再说更多。

 

聊天过程中,他得知莫里森私人住宅的房东跟他是同一个人,原本以为不会从这里得到什么讯息的源氏像是中了头彩一样,不过他才说到斯格两个字,莫里森和善的表情就变了色,他示意源氏不要在莱耶斯面前说到这个名字。

 

莱耶斯似乎没听见他们的对话,继续着分类公文的动作,源氏非常识相地闭上嘴,然后用最快速度告辞,一方面他不想多打扰他们处理公事,另一方面,他可不想踩到莱耶斯的雷区。

 

/

 

「您好,我是岛田源氏。」

 

源氏轻轻关上挂着风铃的木门,浓郁的咖啡香味窜上脑门,黑发过肩的女士正在仔细地擦拭玻璃杯,源氏不用问都知道这位女士的名字,他在远洋外就听说过这里的红茶蛋糕。

 

他在吧台随意挑了个位置坐,安娜为他上了蛋糕及现煮的咖啡,他拿起叉子切下一小块送进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吃!

 

这是他的心理反应。

 

但表面上他还是维持形象,十分绅士的品尝着蛋糕。在吃蛋糕的同时,他感受到其他顾客投来打量的目光,原本想偷听他们正在讨论的事,他的注意力却被从室外座位传来的声音给吸引住。

 

「这次你跑不掉了!」

 

稚嫩的童声如此喊道,源氏向外头看去,一位娇小的女孩将手摆成了枪的形状,正指着想尽办法矮她一截的”犯人”。

 

「啊!警官大人!请不要逮捕我!我给你钱放我一条生路行不行!」「你休想贿赂我!杰西麦克雷!我要将你就地正法!」

 

接下来就是一声惨叫,安娜看着这副光景,脸上堆满了笑容,源氏也被逗乐了,那个”犯人”,居然是他的房东先生。

 

他没想过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也可以有如此温柔的神情。

 

源氏没打算把这场扮家家酒看完,他向安娜买了一盒蛋糕后就离开咖啡厅,店里的鸟儿还等着吃晚餐,他可不想耽搁到鸟儿们的胃。

 

况且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其中一个答案。

 

「杰西.麦克雷。」

 

源氏在回程的路上不停重复着这几个字。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