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楂

Sad life

© 仙楂 | Powered by LOFTER

知更鸟03

  • 麦源

  • 私设如山倒

  • 01

  • 02







麦克雷最终还是踏进了源氏的店门,今天的麦克雷没有初次见面的神经兮兮,也没有收钱时的烦躁不安,就像是个普通的顾客,偶然路过这间店,凭着好奇心走了进来,源氏终于觉得这是个正常人。

 

麦克雷拿着放大镜在店里移动,他这辈子还没看过这么多不同品种的鸟类,要全部浏览完还得花上一段时间,源氏先为他泡了一杯咖啡,接着安静站在一旁,观察麦克雷的一举一动,若是平常,他会跟在客人身边,一一位客人介绍商品,但他直觉认为麦克雷不喜欢这样。

 

而且躲远一些,偷笑麦克雷被鸟儿吓到的样子就不会太明显。

 

麦克雷看了几轮,对于该挑哪一只送给法芮尔拿不定主意,太多选择反而让他无从下手。

 

「需要我帮忙了吗?」

 

看见麦克雷的眉间距离逐渐缩小,源氏主动上前问道。

 

「是的,你见过安玛莉女士的小女儿,过几天是她的生日,我想给她惊喜。」「您认为她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呢?」

 

在进来这间店之前,有个场景一直在麦克雷脑中盘旋,那天阴雨绵绵,喜欢在室外玩耍的法芮尔只能乖乖地在咖啡厅中读书,原本只是要收租金的麦克雷,最后陪着她看了一下午的百科全书,当时法芮尔指著书中的鸢鹰,兴高采烈地上窜下跳。

 

”我喜欢这个!杰西这么有钱,能不能买给我?”

 

麦克雷笑着对她说,不会有人卖这个的。

 

眼前的青年看起来也没有在卖啊。

 

不过他还是拐了个弯询问。

 

「她说过喜欢猛禽啊,不过你这里应该没有吧?」「有。」「有?」「有。」

 

说完源氏便转身上了二楼,留麦克雷一脸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不久后源氏提着巨大的笼子走下楼梯,花纹繁复的金色笼子中,有一只尚未成年的鸢鹰。

 

「如何?」「我认为不应该让一个孩子照顾猛禽。」「那您不如挑只鹦鹉吧?」

 

麦克雷点点头,与鸢鹰泛着寒光的瞳孔对视,或许他可以外借一下。

 

「我会买只鹦鹉的,但这只可以借我一天吗?」「外借当然是可以的,不过我会陪同,若您要借到家中,请帮我准备一个房间。」「我当天再来,到时候你得跟我走一趟咖啡厅。」「好。」

 

/

 

麦克雷走在铺满阳光的石砖路上,路过警署前的喷泉时,他直视着不见尽头的街道,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话,也许是对着微风,也许是对着流动的清泉。

 

「暂时是没发现什么。」

 

随后他又迈开步子离去,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他说了什么,也不在意,唯有身穿制服的金发青年,他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到自己的岗位。

 

/

 

源氏喝着早已冷却的咖啡,原来自家房东不喜欢咖啡,他设想的麦克雷的生活,大概就是早上拿着餐刀,在土司上抹满奶油,旁边放着鲜奶及咖啡,每天都那么淡泊的早晨,看来这位先生还有许多他料想不到的。

 

源氏必须承认,麦克雷的存在让只有他孤身一人的瑞士不那么无聊,他有时候会梦见日本,梦见花村,被擦拭得晶亮的木质长廊仿佛就在他脚下,醒来后眼前所见只有昏黄的吊灯,楼下时不时传来鸟鸣声,他已经远离他的家乡,在他半夜醒来时,不会有人来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虽然还不适应,但这就是他追求的生活。

 

/

 

约定的日子很快到来,麦克雷准时的出现在源氏店门口,源氏也已经做好准备,他们一人提着一个笼子,并肩而行,一路上谁都没有对谁说话,他们只是各怀心事的行走。

 

今天的咖啡厅格外热闹,很多人都前来庆祝法芮尔的生日,源氏喜欢这种欢声笑语的氛围,他悄悄地看了麦克雷一眼,麦克雷也笑着,在庆祝过程中,麦克雷和所有人都相处融洽,有时还会放声大笑,源氏有点搞不懂了,先前那个以冷漠示人的斯格鲁奇到底去了哪?

 

他端着红茶站在一旁,他是个新进住户,和正在店内聊天的人们不是很能搭上话,这时安娜递给他一盘蛋糕,并以笑容表示友好。

 

「以后可以常常来喝茶,我很欢迎,我还得请你教教法芮尔如何照顾好一只宠物呢。」「我一定会的。」

 

安娜觉得源氏有些心不在焉,顺着源氏的目光看去,他正盯着肩膀上停着鸢鹰的麦克雷,法芮尔在麦克雷身旁转来转去,现在就像他第一次来咖啡厅时一样,他的注意力不在声名远扬的甜点。

 

他的视线只停留在麦克雷身上。


评论(1)
热度(23)